雷军:很多人多次劝我放弃WPS,我们能够坚持下来并不是纯粹的商业决定

证券时报网  ·  2019-11-19 14:18:54

雷军:很多人多次劝我放弃WPS,我们能够坚持下来并不是纯粹的商业决定

11月18日,金山办公正式在上交所科创板市场挂牌交易,股票代码688111。

这是雷军控制的第三家上市公司,也是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上市首日,金山办公表现亮眼,开盘即高开,股价一度暴涨217%。截至收盘,报126.35元/股,上涨175.51%。

今日,证券时报记者在上交所交易大厅的鸣锣现场,对金山集团董事长、小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军、金山办公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葛珂进行了采访,他们对记者说出了这些心里话……

 

精彩语录

 

雷军:2011年我出任(金山软件)董事长,当时WPS收入刚刚过1亿元人民币,有了一些微薄的利润。早期WPS挺赚钱的,后来有20年都是不赚钱的。在2011年、2012年刚刚吃上饭过上点小日子,我就跟他们说一定要转型移动互联网。谁也不知道在移动互联网下办公软件怎么做?我给他们的要求是干了再说,而且不再考核利润。

在过去这么多年里面,有很多人多次劝我放弃WPS,但是我们能够坚持下来,我觉得还是跟我们的使命是息息相关的。其实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业决定。

这两家公司(小米和金山)骨子里的东西是一样的,都是一家非常有梦想、有追求的公司。

金山云也在IPO的路上。当年我们规划把事业部子公司化,推动团队持股,而且在战略上转型移动互联网,今天来看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在外部和盗版的挤压之下,金山软件有一段时间非常窘迫,在支撑度过窘迫的过程里,核心的一点,我们还是认为要做一个优秀的民族软件公司,存在巨大的机会。

葛珂:“作为民族软件的代表,WPS的发展起起伏伏,遭遇了中国版权环境的限制,遭遇了来自跨国巨头的强大挑战,也遭遇了作为民族软件公司在资本、人才等多个维度的艰难处境,不过WPS始终坚持在做一件事,那就是把产品做好,坚持程序员文化,坚持技术立业。”

说金山办公是中国的“活化石”。其实从心里讲,我不是特别愿意听到这个词,又古老、又陈旧。今天的WPS是全新的WPS,是超出大家想象的,未来发展前景更是前途无量。

我们经历了中国香港市场和内地主板市场这些资本市场的变更,科创板注册制开通,对中国高新技术企业都是号角,整个上市周期和决策流程,特别是注册制的开通,一定会极大鼓舞中国的核心技术企业,让他们在资本上得到支持。所以科创板也开辟了新时代。

我们现在不怎么提“盗版”“正版”的概念,我们现在更多去满足用户的需求,我们有免费个人版,也有企业服务版本,也有个人订阅版本,这是中国独特的知识产权环境产生的。

 

以下是采访实录:

 

记者:金山办公独立拆分上市,对金山集团而言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对集团的意义是什么?

雷军:我是2011年7月4日就任金山集团董事长,就任董事长以后主要干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我们叫包产到户,把原来的事业部变成子公司,推动子公司持股。把公司的发展和团队的利益紧密衔接在一起。第二件事情是战略转型移动互联网,要求几个子公司全部转型移动互联网,今天来看WPS在移动互联网转型里面也是大获成功,正是因为很重要的这两个策略,才让今天的WPS获得了长足发展。

WPS分拆上市,是我们既定的战略,我们第一家分拆上市的是猎豹,今天WPS是第二家,我们有公告说,金山云也在IPO的路上。当年我们规划把事业部子公司化,推动团队持股,而且在战略上转型移动互联网,今天来看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记者:在你眼里小米和金山有什么不一样?

雷军:我觉得这两家公司看起来,差别还是非常大的。一家(金山)是我在40岁以前参与创办的一家公司,一家(小米)是我40岁以后办的一家公司,两家公司的风格差异非常大。我想金山肯定更偏向于程序员文化、技术立业;小米会显得更年轻、更创新,而且是软硬结合模式的。当然这两家公司骨子里的东西是一样的,都是一家非常有梦想、有追求的公司。两家公司有很多相同的,也有很多不同的。

我在金山集团主要干公司的战略、使命、文化这几件事情。一个公司已经经营了31年,它的使命非常重要。其实在过去这么多年里面,有很多人多次劝我放弃WPS,但是我们能够坚持下来,我觉得还是跟我们的使命是息息相关的。其实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业决定。

我们这两天也在回顾,比如说在2000年的时候,WPS的发展已经遇到了巨大瓶颈,我们需要推倒全部重写,其实对2000年的金山是巨大的投资。我们昨天说起来的时候,当时正在准备国内的A股上市,对利润的要求非常之高。在那个时候我们砍掉了一个很重要的项目叫IWPS,确保了整个WPS的重写,这个重写我们原来预计三年,后来干了五年。2000年开始到2005年才正式发布。今天我们用的WPS,还是以2000年搭的架构为核心一直迭代到今天的。所以当时如果不是为了我们心中的梦想,在当时坚持重写,而且坚持不放弃,(就不会有今天),这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记者:金山很重要的文化是“技术立业”的程序员文化。那么,金山的程序员们怎么表达对用户的感情?

雷军:金山创办在30年前,在那个年代对程序员要求是挺高的,几乎每个程序员都是多面手。你既要写程序,你还要画界面,还要自己写文档,自己做测试,几乎一个人相当于现在一个研发部门。所以在那个年代要做出一个成功的产品,几乎你自己也得是产品经理。在早期的时候,写软件就是一个英雄的年代,你这个人得是十项全能什么都行,做的东西才有可能成功。在那个年代里面,我觉得我们会极其关注用户需求,因为只有这么做才能真正把产品做好。

今天整个金山集团差不多接近1万人,金山办公约2500名员工,绝大部分也都是程序员。在这个过程中非常感谢互联网,有了互联网以后我们的工程师才能够轻松地与用户进行交流和沟通,在这一点上我们非常坚持,只有以用户为中心,才能真正把产品做好。

记者:如何看待移动互联网对WPS的影响?对它未来有什么样的期许?

雷军:2011年我出任(金山软件)董事长,当时WPS收入刚刚过1亿元人民币,有了一些微薄的利润。早期WPS挺赚钱的,后来有20年都是不赚钱的。在2011年、2012年刚刚吃上饭过上点小日子,我就跟他们说一定要转型移动互联网。但是,谁也不知道在移动互联网下办公软件怎么做?我给他们的要求是干了再说,而且不再考核利润。

当时我们刚融资了5000万美元,我是建议他们在两到三年里把5000万美金全部投到研发上,全部转型移动互联网。你不进去干,你就不知道怎么干,你只有进去做了才知道方案在哪里。所以后来把他们一脚“踹到”移动互联网里面,我们很多会议上都说不再考核利润,把我们的钱都投入到研发上,而且大规模推动移动互联网转型,一定要做手机的版本。

今天我们来看,WPS的成功肯定是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浪潮,WPS也成了手机上最常用的办公软件。我相信WPS在手机上会越来越好用,目前全球的月活用户也突破了1亿人,这还不包括中国的用户。我相信WPS在全球都会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记者:金山办公上市后下一步应该往哪个方向发展?未来的目标又是什么?

雷军:我们昨天还在说,等我们上市这件事搞定以后,我们还要再开一个深入的战略讨论和战略分析会议。我今天讲的,不代表我们已经百分之百达成了共识,只能说是我个人对金山办公一些战略上的建议。第一件事情,要坚定地推动全球化战略。全球化是这个世界给中国科技公司的一个机会,我们在全球(不含中国)已经有1亿的活跃用户,那么今后能不能有更大的规模?利用我们在移动互联网上的领先优势,再为全球的用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第二件事情,办公软件的需求更重要的还是在企业,怎么能够进入企业市场,甚至企业的云服务市场和数据服务市场,这是WPS在未来要继续深挖的。其实这些年我们企业服务做了很多大胆的尝试,也取得了一些进展,我觉得这些进展可能还不够。微软在企业服务市场做得比我们好很多,我们也要进入企业服务市场。主要是这两个大的方向。

记者:这么多年来金山一直坚持梦想,是靠着什么支撑着的?

雷军:在31年里面,初期时,公司的使命是让我们的软件运行在每一台电脑上,我们就渴望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服务每一个用户。所以在初期的时候,其实当时80%至95%的人用的办公软件都是WPS,这是在WPS第一个阶段里面大获成功。

后来我们遇到了困难。在外部和盗版的挤压之下,金山软件有一段时间非常窘迫,在支撑度过窘迫的过程里,核心的一点,我们还是认为要做一个优秀的民族软件公司,存在巨大的机会。所以在上一波PC互联网时代,我们还是坚持做了办公软件,在移动互联网浪潮里面,我们又推动移动互联网的转型,金山的企业文化里面自始至终谈的是“志存高远”,我们还是想做一家优秀的公司,而不是一家仅仅能够赚钱的公司。所以说,我们坚持30多年,跟这样的使命感是密不可分的。还有一个核心,就是脚踏实地。金山是一个极度务实,一步一个脚印稳步推进的公司,在这一点上大家也跟着金山十年、二十年了,在座有不少的老朋友,对金山也非常了解,金山的风格是极度务实的。

记者:金山办公未来将如何践行“志存高远、脚踏实地”的企业文化?

葛珂:金山的发展一共31年的历史。看2005年之前的十多年,企业主要是面临跨国公司竞争,面临盗版市场,我们的生存压力非常大,WPS一度是做不下去了。从2005年重写WPS兼容替代策略开始,这几年我们一直稳扎稳打,而且坚定以技术立业、围绕用户需求坚持走下去。

我们跟跨国公司的竞争越来越不一样,我们扎根中国市场和中国用户,每一个中国企业购买WPS产品的时候,既是在鼓励你,同时也在批评你。他们用采购经费支持WPS的发展,每个用户也用“下载”这一鼠标点击行为给你投票。用户反馈是WPS“技术立业”最根本性的指明灯。未来更是这样,今天大家谈中美贸易问题、中美科技问题,本质上来讲尤其是中国移动互联网5G、人工智能时代来临,就具有更强的中国技术的特色,这时候更应该扎实,看用户需求和行业变化,这是我们始终的经营导向。

记者:在你心里,金山办公的“新时代”会变成什么样子?

葛珂:这个“新时代”的叫法是我定的,我想了很长时间才确定的一个主题。有一次我在路演过程中,有自媒体刺激了一下我,他说金山办公是中国的“活化石”。其实从心里讲,我不是特别愿意听到这个词,又古老、又陈旧。

我们从2005年到2011年,用7年时间完成了兼容替代,我们卧薪尝胆做技术突破。2011年抓住移动互联网之后走出自己的独特发展之路,移动化之路,我们的云,我们的个人订阅和基于人工智能的业务,你会发现这就是新的WPS。今天基于多屏、内容、AI“新定义”的WPS理念和发展方向,可以说我们是领先的,或者说是最早提出来的。大约一个星期前,微软提出三合一版本,实际上三合一版本这个概念我们几年前就开始提了,完全围绕移动场景去做的。今天的WPS是全新的WPS,是超出大家想象的,未来发展前景更是前途无量。

第二个概念,科创板也是新时代的概念。过去我们经历了中国香港市场和内地主板市场这些资本市场的变更,科创板注册制开通,对中国高新技术企业都是号角,整个上市周期和决策流程,特别是注册制的开通,一定会极大鼓舞中国的核心技术企业,让他们在资本上得到支持。所以科创板也开辟了新时代。

记者:WPS从最开始的工具软件发展成为如今的办公服务品牌,其战略转变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葛珂:金山办公走出一条自己的独特之路,这条路有时候不是我们想出来的,而是我们一点点做出来的,围绕用户需求产生出来的。

我们现在不怎么提“盗版”“正版”的概念,我们现在更多去满足用户的需求,我们有免费个人版,也有企业服务版本,也有个人订阅版本,这是中国独特的知识产权环境产生的。WPS产品在政府、金融、大型国有企业具有高市场占有率和高用户使用率,这也是基于国内自主知识产权产品的支撑走下来的,金山WPS商业是基于中国独特的环境而发展的。这样的独特环境,我们会特别在意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历史性机遇。我们更希望通过互联网服务的方式去满足用户需求,从2011年WPS分拆,到2013年开始互联网商业化变现,到2014年的个人订阅,到2016年、2017年云的服务,以及包括从2018年开始的人工智能,我们一步步跟着用户需求走下来。

我相信,扎根中国独特的经济环境,扎根中国独特的用户使用形态,我们已经形成具有非常强的竞争力和商业形态,对未来也非常有信心。

记者:金山办公未来的技术研发方向是什么?

葛珂:金山办公发展到这样的程度,大概已经走了七、八年,都不是学别人的,是完全自我发展的。自我发展的路,需要摸索技术底蕴在什么地方,例如,我们除了传统的办公,也在排版、引擎、格式兼容等方面做了很多突破,今天尤其是云协作,包括云存储所有的SaaS级服务,都是独立自主开发完成的。未来有十几项人工智能相关的解决方案和产品,已经带到WPS产品中去了。云和人工智能,是我们未来加大投入最重要的方向,当然在全球化过程中也会针对不同地区的文化和业务情况做进一步跟进。

总体来说,WPS从工具向服务转,从服务向协作转,从协作向数据和人工智能转,这条路我们已经非常坚定了,这中间所有的技术困难都会一点点得到突破。所以说,我们是完全基于自主创新的标志性的公司。

记者:金山上市之后,会对国内办公领域的竞争格局产生什么影响?

葛珂:金山上市对办公领域不会有特别大影响。本质上,我们已经是这个行业的排头兵,或者说是领先企业,上市会让我们走得更稳更扎实,而且速度会更快。金山与我们业界的其他产品之间,其实这是一个既竞争又合作的过程,竞争是很小的,大部分是合作。

例如,我们跟阿里钉钉的合作,也是深入合作过程,跟阿里是很好的合作关系。我们跟腾讯文档也都是很好的合作,腾讯也是我们最主要的战略投资人之一。所以会看到,WPS跟这些主要的产业互联网领头企业都是充分合作的,我们也是他们生态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包括一些其他的产品类型,中国从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和5G转型过程中,也会有新的产品出来,有更多的公司投入进去,我们是互相鼓励、互相成就的过程。金山办公走了31年,我们有自信在未来会走出我们独特的发展之路。

记者:2018年WPS的收入主要有三块,一块是办公软件的授权,一个是互联网广告推广服务,还有办公服务订阅。这三块的占比都差不多,都是30%左右。未来这三块业务中,哪个是重点的发展方向?

葛珂:这三个收入形态,完全是根据用户需求和历史沿革走过来的。从2005年开始,我们做好产品的兼容性,那时都是企业在支撑购买,个人已经免费了,个人用户在快速成长。企业收费是那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2013年做互联网变现的时候,我们用了广告模式,到了2015年、2016年时间段,我们觉得广告是一种形态,但不是我们WPS最主要的收入模式。在帮助人们提高工作效率的过程中,我们用了增值服务+订阅模式,鼓励高频度用户用小额支付的方式,采取更高效、更符合需求的订阅模式。

从今天的实际来看,三个业务里增速最快的反而是广告。广告的商业形态永远会存在,我们会把它控制在合理的量上。增长并不是完全为了业务的增长,而是在满足用户的基本体验的情况下,不能有太多广告打扰到用户。所以说,广告未来的增长会比较慢,最重要是订阅,包含个人订阅和企业服务订阅。

记者:金山办公目前的海外业务整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葛珂:我们前段时间一直扎根在中国本土市场,包括我们产品技术上的突破,商业模式的突破,包括未来核心技术的前期布局等等。所以说,在海外市场放的精力不是特别多。但因为我们移动互联网端领先,全球市场获得1亿以上的活跃用户。

我举一个小例子,很多印度的网民接触互联网世界,不是常规的笔记本和台式机,是通过手机。移动化WPS快速走向国际市场,甚至没有太多费用投放,就获得这么多用户。未来整个全球市场都是我们锁定范畴之内的。

今后我们需要去重点发挥,大体分为三个领域。第一个,把中国已经形成得很好的、具有极强竞争能力和商业穿透力的产品形态和商业模式,带到国际市场,特别是与中国很类似的印度、印度尼西亚等新兴高速增长的互联网市场,是我们的重点目标。

第二个领域,重点围绕国家政策“一带一路”,找周边有国际影响力的体系,比如说泰国,我们的泰文版WPS已经发布了。还有俄罗斯等国家,我们都在重点布局。随着“一带一路”我们要走出去。

第三个领域是西方发达市场,我们也有很好的产品形态,比如说Mac版WPS,一直是非常独特的产品形态,而且我们产品做得非常好,在全球市场获得很好的口碑。为此,苹果公司也在专门推荐,在欧洲和美国都非常受用户欢迎,因为我们有自己独特的产品方式。

分享 :
上一篇下一篇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