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行业,李开复不投,孙正义最爱

商业人物  ·  2021-02-27 18:16:04

这个行业,李开复不投,孙正义最爱

郑爽的前夫张恒从小就有一个机器人梦。2016年秋天,他应邀回国,加入一家科技内容创业公司,参与筹备了两档机器人格斗综艺,《铁甲雄心》和《这,就是铁甲!》。

 

张恒无意间踏进了一个风口。那年4月,工信部、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印发《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第二年,人工智能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或许是天意, 2018年开播的《这,就是铁甲!》节目里,工作人员张恒结识了嘉宾郑爽。为了爱情,张恒放弃了自己的机器人梦。2018年最后一天,在与郑爽一起赴美的飞机上,张恒向公司递交了辞职信。只要再等一年,“人工智能元年”就来了。

 

图片

 

张恒偏离了轨道,但机器人梦依旧有人在做。2019年,《铁甲雄心第二季》播出,合作冠名商是一家位于深圳的机器人公司,优必选。

 

这家公司头顶不少光环。今年春晚舞台上,与刘德华共同献上《牛起来》的“拓荒牛”四足机器人即来自优必选。这是优必选第四次参加春晚。2016年其首次亮相,540台Alpha 1S 机器人与孙楠同台表演《心中的英雄》,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

 

图片

 

深圳的机器人创业如火如荼。受益于政策支持,广东成为国内拥有机器人公司数量最多的省份,截至2020年11月近2000家,其次是江苏,前两名将其他省份远远甩在后面。

 

优必选的营销手段确实高明。没有多少公司能把春晚舞台当成公司的新品展示会,效果堪比参加世博会、CES。

 

优必选成立于2012年,主打产品是人形机器人。在创始人周剑的各个专访中,他反复提及的是自己早年卖掉深圳两套房产和两辆豪车,All in人形机器人核心技术研发的故事。这项技术叫伺服舵机,相当于人体的关节,是让机器人各部位可以灵活运动的关键。

 

但毕业院校信息被刻意隐藏起来了。虽然英雄不问出处,但在科技圈尤其是人工智能领域创业,毕业院校鄙视链是真实存在的——中科大站在顶端,清华可能都要靠边站。

 

2019年一则消息揭露了周剑的“身世之谜”。南京林业大学发布喜讯:周剑荣归母校,并向我校捐赠1000万元人民币设立“优必选教育基金”。文章里提到,周剑毕业于该校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也算学以致用。

 

春晚让周剑名利双收。接受采访时,周剑坦言公司销售额从2015年的5千万涨到2016年的3亿,2017年是10亿,苹果也找上门来,在门店销售优必选机器人。接着,周剑当选2017年广东省人大代表,成为湖畔大学第三期学员。2018年5月,来自腾讯领投的8.2亿美元C轮融资,刷新了此前商汤单轮AI企业融资记录,优必选估值达到50亿美元。

 

图片

 

周剑很快开始畅想美好未来。他曾预计公司2019年销售额将达到60-80亿元,放言公司就是估值500亿美金都不算多,还于2019年4月启动上市计划,目标是做“人形机器人第一股”。

 

但一切都没有了下文。近两年过去了,优必选两次更换辅导机构,上市依然“在路上”,2019年的销售额最终未公布。最近两年接受采访,周剑闭口不谈营收,只说开始盈利。显然是因为,结果远不及期待。

 

这里就要引用李开复的一句话了,“机器人应以实用为主,人形机器人难以盛行于世”。言下之意,人形机器人看起来很酷很极客,但是没啥用,你卖不出去的。

 

简单来说,机器人分为工业机器人和非工业机器人两大类。前者主要用于制造业的生产流水线;后者包括面向C端的个人和家庭消费类机器人,以及面向B端的如教育、医疗康复、物流等商业服务,以及救援、军事等特种工作。

 

B端的市场需求已经被验证了:首先,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应用市场;其次,目前上市的机器人公司中,基本都是面向B端或者功能性的:“国家队”新松机器人,“扫地机器人第一股”科沃斯,“机器人关节第一股”绿的谐波,“手术机器人第一股”天智航等。

 

那么C端到底有没有需求呢?

 

有意思的是,几乎所有人形机器人创业者都相信以下趋势:第一,机器人未来会取代手机,成为一个新的移动智能终端,人人必备;第二,大型人形机器人未来会走进千家万户,与人类建立亲密关系。

 

这个判断乍听起来很疯狂,但仔细想想似乎有据可循。智能手机的发展已经接近天花板,正如打败微信的不可能是另一个微信,未来手机厂商的最大威胁不会是彼此,而是一种更高级的智能硬件。会不会是机器人呢?实际上,当Android作为一种操作系统而深入人心,人们可能忘了这个单词的原意:人形机器人。

 

日本机器人专家高桥智隆已经开发出了一款机器人原型机RoboHoN,手机大小,拥有Robi机器人的外形和玩法,具备通讯功能。这位儒雅的日本大叔说,梦想是成为机器人界的史蒂夫·乔布斯。

 

高桥智隆的机器人公司算商业化比较成功的了。Robi在日本的定位是“疗愈机器人玩具”,2015 年底的CMIC 大会上,高桥智隆透露Robi 系列的销售额已达 2 亿美元,日本境内出货量为 15 万台。

 

2018年9月,周剑邀请高桥智隆担任优必选首席产品官。与其说是加盟,不如说是造势。优必选同期推出的悟空机器人走的就是robi的路子,这就是被周剑寄予厚望、助推公司实现“年销售额60-80亿”的明星产品。但结果显然并不理想。

 

周剑大概没意识到,自己最强的对手不是其他机器人公司,而是其他“玩具”:智能音箱、无人机等新潮的智能硬件,乐高等老牌玩具公司,以及新崛起的泡泡玛特等手办。更何况,不低的价格也会劝退很多人。

 

图片

 

相比机器人玩具,大型人形机器人的商业化之路更加艰难。

 

优必选2018年还研发出了一款大型双足人形机器人Walker,登上2019年春晚。官网显示,这款机器人的功能为:可以实现平稳快速的行走和灵活精准的操作。换句话说就是,消费者可以尽情观赏一台高科技机器人在家走来走去。谁会花几十万把它带回家?

 

这当然不是优必选自己的问题。

 

在全球范围内,波士顿动力公司是人形机器人行业里的皇冠。2013年,这家公司被谷歌收购,推出了两款明星产品:两足机器人Atlas,四足机器狗Spot Mini。

 

Atlas会徒步行走、搬箱子、洗碗、开门,还会跑酷、后空翻、自动避障、表演体操,而且非常接近人类活动时的体态,灵活不僵硬,代表了人形机器人的最高技术水平。四足机器狗Spot Mini更是盛名在外。贝佐斯2018年在推特上骄傲宣布,“在MARS 2018峰会上遛我的新狗”。首富的炫富方式,就是如此清新脱俗。

 

图片

 

但就是这个技术大牛,2017年被谷歌卖给了孙正义,不久前孙正义又转让给现代集团。原因无他,就是研发烧钱太疯狂,商业化之路艰难。

 

Atlas很酷炫,但买来干啥?“大黄狗”倒是上线发售了,7.5万美元一只,据报道,新西兰一家牧场购买了一只用来放羊。但“首富同款电子宠物”显然销路不佳,不然孙正义也不会卖掉。

 

但孙正义还是站在乐观阵营的。前几年他就预测,智能机器人的数量将快速增长,未来30年内,地球上的智能机器人将达到100亿,与人类数量相当,届时双方将学会共处。继阿里巴巴所代表的互联网之后,人工智能是孙正义下注的下一个“爆炸性机会”。

 

无奈30年太久,他与波士顿动力的情谊只维持了三年。

 

2015 年,软银还收购了法国机器人公司 Aldebaran,成立了软银机器人公司Softbank Robotics,拥有两款机器人pepper和NAO,分别用于商业服务和个人消费,至少打开了市场,被孙正义留下了。

 

本田公司研发的明星双足机器人Asimo——周剑当年就是被Asimo吸引决定进入这个行业——也因为无法商业化于2018年停止研发,死于成人礼那年。

 

科幻电影里的场景才会变为现实,可能还需要几十年。但问题是,心怀梦想的机器人公司首先得活着,才有机会参与未来啊!

 

图片

 

周剑是瞧不上轮式机器人的,但还是向市场妥协,陆续推出了几款面向B端商用市场的轮式服务类机器人。但B端市场又并非优必选的长项。2018年初,2000多台优必选Cruzr机器人进驻居然之家的上千门店,这是一个价值2亿元的订单。而几个月后,居然之家就成为其C轮投资方之一。此举被外界质疑为“用股权换订单”。

 

今年春晚之后,脉脉上又有人爆料优必选的“拓荒牛”机器人技术非自主研发,而是使用了波士顿动力“大黄狗”的开源代码,挂牛头卖狗肉。2019年下半年,为了配合销售“大黄狗”,波士顿动力在开源社区平台上开源了Python脚本的SDK包,成为科技爱好者们的福音。

 

长远看来,大型人形机器人将在两种C端消费领域成为刚需:老人的医疗陪护,年轻人的生活伴侣。四足机器宠物或许会引领潮流,毕竟当代年轻人离独自生活只差一步,“如果我的猫能说话那该多好”。

 

图片

 

2017年,王力宏推出了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单曲《AI爱》。“失去才懂得珍惜”式的歌词已经过时,他在新歌里唱,“人工智能完善了爱情”。

 

这支MV有两大看点:第一,李开复老师客串出镜;第二,MV里,王力宏跟网红机器人索菲亚结婚了。

 

图片

 

索菲亚的研发公司汉森机器人公司不久前宣布,今年年中索菲亚将实现量产。

分享 :
上一篇下一篇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