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快来救救得物吧

商业人物  ·  2021-04-08 22:45:47

王思聪快来救救得物吧

李宁鞋被炒到近5万元一双,网友调侃,以前是没钱才买李宁,现在是没钱买李宁。几大央媒在4月5日批评:消费爱国心炒鞋,邪气必须狠刹;竭泽而渔,自断国产品牌升级之路。

 

清明假期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李宁官方还没出来澄清,得物平台倒是主动回应了,简要概括一下:

 

 

1.天价国货鞋是我们平台的;

2.我们平台的大多数商品是低于发售价的,我们还有少部分全球限量商品;

3.这次被炒的国货鞋是限量款,是卖家自己定价的,不是我们平台的锅,并且我们已经处理那些鞋子和卖家了;

4.我们卖的是高品质潮流商品,倡导理性消费。

 


 

图片

 

点击图片查看全文

 

但网友热评里,不少都在讨伐得物对于耐克等品牌的态度。这些讨伐源于得物上次上热搜。

 

新疆棉事件刚刚发酵时,网上流传一份得物决定下架耐克产品的声明,声明中一本正经地写着,得物将无限期下架平台上的耐克产品,但那份3月24日的声明里,写着下架处理将在第二天的24点生效——等于为想购买耐克的用户留下了一个时间窗口,有点像购物节有最后付款期限。

 

图片

 

3月26日上午11点,有媒体发现得物上的耐克鞋不仅没被下架,反而被密集交易,有些明星同款一两分钟就卖出一双,甚至有用户抱怨得物App几度瘫痪,“得物崩了”。而顾客询问得物客服,客服回应:尚未接到相关通知要下架产品。

 

图片

 

十天时间,五次热搜,得物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曝光量和讨论度,如果这一系列操作是公关行为,那么得物的公关策略确实行之有效。

 

得物(前身为毒App)是运动社区虎扑孵化的产品,2015年成立,一开始只是有球鞋鉴定功能的球鞋交流社区,2017年成为电商平台,2018年开始独立融资。据天眼查显示,得物融资三轮,累计金额超10亿美元,投资方有虎扑、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和红杉等。

 

2019年得物的发展超出了虎扑创始人程杭的预期,他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说:原本我们以为,这只是小部分用户被忽略的需求,如今看来他们的需求是被“重度虐待”了,这或多或少激发了我们对直文化人群的研究兴趣。

 

程航口中的“直文化人群”,大众更喜欢称之为“直男”。众所周知,直男的钱不好赚,美妆和穿搭博主的数量,远超数码和汽车博主,投放给女性用户的广告多于投给男性的等一系列事实就摆在那。

 

在2019年6月字节跳动给虎扑投了12.6亿元pre-IPO轮之前,程杭一直都苦于从直男兜儿里掏出钱来。

 

程杭是程博士,毕业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专业,在美国西北大学拿了机械学博士学位。作为篮球迷,他2004年在芝加哥成立了虎扑的前身hoopCHINA,2007年回国运营虎扑体育网,作为董事长兼CEO,在字节跳动通过投资在虎扑占股30%后,程杭依然是虎扑最大股东。

 

2016年虎扑想在A股上市,广告收入占比高达61%,之后又因借壳目标ST亚星资产重组失败,虎扑首次谋求上市失败。

 

2019年,证监会以“公司应收账款余额较高、周转率下降、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和净利润的差异较大,无形资产会计核算的规范性亦存疑”的理由终止了虎扑的第二次IPO。

 

这期间,虎扑D轮投资方,自顾不暇的贵人鸟还变卖了手中的虎扑股份,令人更加替一心想上市的程杭捏了一把汗,他曾说虎扑上市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一直到去年程杭还提到:“上市其实不是我的个人夙愿,我只是从实用性上来看待这个事……当然也有牛逼的公司选择不上市,但我们觉得虎扑还是个凡夫俗子的公司。”

 

为了降低虎扑的广告收入占比,增加电商等其它业务收入,虎扑不再是一些老用户心中那个曾经的虎扑,程杭将它从垂直的体育社区,定位为“泛男性化的内容社区”。

 

不过这几年虎扑最出圈的还是“大战梅格妮(吴亦凡粉丝)”、虎扑选美,以及虎扑的绿色文化。据DT财经统计,2019年平均每天都有1.6位虎扑男性发帖称自己被绿。虎扑不仅有了自己绿色文学的10大名帖,还有一堆数不清的热门回复。

 

这些用户都被程杭概括为“直文化人群”:他们大多是年轻人,充满活力,也有一定的消费力,热爱体育、电竞、数码产品和汽车,身上的穿着大多是潮牌,并且大多数是男性。

 

程杭认为他们身上有两个必要特质:一是重视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二是追求不断自我奋斗和努力。

 

2020年因为新冠,虎扑的日子已经过得不易。足球培训业务暂停,多项业务受到体育赛事停摆影响。2020年外媒几次传出虎扑寻求年底赴美或赴港上市的计划,均被多年来一心想上市的虎扑否认。在这个男性用户超过90%的社区(程杭去年4月向媒体透露),得物已经是目前虎扑孵化的最好的商业化产品了。据得物公开的数据,到2019年,得物全年GMV达到了60至70亿元。

 

得物的CEO是当年跟程杭一起创立虎扑的杨冰,当年二人靠着夜以继日地更新体育信息创立了虎扑,之后杨冰是虎扑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据天眼查数据,杨冰在得物的持股比例为57%。2018年得物独立运营之前,也是杨冰于2015年主导了得物的诞生。

 

得物作为电商平台的一个特色,是在购买流程里加了一个环节,即“先鉴别,后发货”:得物帮买家鉴定完货物的真伪后,才把商品发给买家,在此环节中得物会收取卖家的佣金的服务费。

 

但关于得物上买到假货、产品质量差的新闻却也一直没断过。

 

去年中消协发布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提到其收集的“618”相关消费维权类信息648.85万条,其中与得物App有关的负面信息8735条,关于得物的消费者投诉案例则主要涉及假冒伪劣、鉴定费等问题。

 

1818黄金眼之前报道过,消费者小陈在得物买了一件售价为1271元的短袖,购买之前得物标注了正品保证,到货时还收到了得物官方的鉴定证书、正品标。但小陈让多个鉴定师鉴定后,得到的答案都是买到了假货。

 

讽刺的是,小陈还在得物上使用鉴定服务,鉴定了这件从得物买回来的正品,鉴定结果竟为假货。

 

图片

 

然而比起假货,得物现在显然有更头疼的事要面对。

 

“我们从来给自己的定位都是做真实消费的,我们不希望去做任何炒的事情,”杨冰曾公开解释过,得物平台上发售之后涨价的鞋,是远少于正常价格的鞋的,“在我看来,这件事(炒鞋)是根本不可持续的,它不会让一个公司得到持续的价值,不会得到持续的收益,但是会让公司具备越来越高的风险。”

 

但是,除了王思聪作为股东之一的鼎力宣传,得物的活跃度,肯定离不开耐克旗下品牌AJ这几年的大火,以及其带来的炒鞋热潮。在得物App里,用户不仅可以寻鞋买鞋,还可以把自己觉得有升值空间的鞋屯起来,日后挂在得物上卖掉。在得物官微的相册里,大多图片都是Nike鞋类产品,新疆棉花事件发酵后,得物还发了一条介绍耐克庆祝北京奥运会鞋款的微博,可见这个品牌对于得物的重要程度。

 

图片

 

前天(4月5日)新华社发出的评论里,除了敲打国产品牌,还有一段是这么写的: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少数互联网平台打着‘真假鉴定’等旗号,在‘炒鞋’问题上借机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平台为‘炒鞋’‘囤鞋’的年轻消费者提供信贷支持,扮演不光彩的角色。”

 

如果杨冰看了此段评论,他内心OS应该是:你直接报我身份证号得了。

 

如今,得物又被扣上了打着爱国旗号“两头通吃”的帽子,网友们不停逼问得物:把天价李宁鞋下架了,什么时候下架耐克?

 

做直男难,做直男的生意更难,得物应该紧急呼叫王思聪,试试娱乐圈纪检委能不能救场。

分享 :
上一篇下一篇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