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二马一王搞了个小结盟

商业人物  ·  2021-04-10 21:12:24

昨天,二马一王搞了个小结盟

 

 

在我有限记忆里,中国影视圈曾经有三次结盟的统一战线。

 

第一次是在两三年前,那时候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联合其他影视公司,共6家,连续发了两份声明,大意是,在“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款”等背景下,结盟抵制不合理片酬,有点激浊扬清的意思。

 

图片

 

第二次是在2020年底。包括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发布的联名信,点名郭敬明、于正作品剽窃、综艺炒作等问题。这封信的效果不错,郭、于二人都道歉,表示要敬畏原创、尊重法律。

 

图片

 

这两次的统一战线,论性质,这第一次是外力所迫,6家行业大哥有组织的应对舆论关切塑造行业风气;这第二次,便是111人,以个人的名义自发组成结盟,针对两位争议艺人所采取的行动,并无平台参与。

 

也许是对联名信的效用建立了信仰,在2021年4月9日傍晚,影视行业又一次结盟。

 

而相较于前两次的结盟,这次新结盟的性质,可以用三句话来形容:统一战线的范围扩大,是一次大规模的有组织的大型运动,联合了可以团结的一切力量,当然也包括政治力量;目前只是星星之火,但火苗难以扑灭,只能看其燃烧;破坏性极大,特别是那些做自媒体的公司得烧高香了。

 

这次结盟的公开信,读起来严肃冷静,但却是对一个灰色的领域开炮——短视频媒体侵权现象。信中的主要内容就两点:

 

 

1,短视频类公众账号,未经权利人授权,将影视作品进行剪辑、切条、传播等,是侵权行为;

 

2,将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切实提升版权保护意识。

 

图片

 

点击图片查看全文

 

 

视频解说类栏目,一直是一些短视频平台,包括B站等二次元网站里一道独特的流量风景。这类视频背后的公司或者个人,会免费利用电视、电影的镜头,通过压缩情节,剧情解说的内容输出,或调侃一些编剧的脑瘫,或赞美一些神剧,借此获取粉丝,然后接广告挣钱。

 

说白了,这次的结盟,是一致对外,打击的对象就是数量众多的以影视解说为生的自媒体。

 

这封联名信,是我看过的,署名可能比正文都要长的文本。我数了一下,一共有73家影视单位。这些单位,有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电视剧产业制作协会等半官方的组织,还有优酷、腾讯、爱奇艺、万达,马云、马化腾以及王健林全来了。

 

看这些署名阵容,就是一副要搞大事的节奏。

 

 

 

 

 

为何在此时结盟呢?大概有几个原因。

 

第一,恰如联名信说的,恰逢即将到来的世界产权日以及在去年修订的《著作权法》即将在今年6月1日正式生效。

 

图片

 

时机正好。

 

在新修订的《著作权法》有几大变化,其中一大变化,就是将侵权的赔偿数额的上限,从5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另外,中国知识产权案有四大顽疾,即举证难、赔偿低、成本高、周期长。当然,知识产权案例的难点,从郭敬明、于正事件中也有体现。而修订的《著作权法》正试图解决这些问题。换句话说,这为这些视频单位起诉提供了更便捷的武器。

 

当然,大气候的其他元素也刚刚好。比如说,牵涉到国际贸易,以及某些区域化经济组织的成立的有关谈判中,知识产权的议题一直是重中之重。再比如说,被誉为一代人青春的人人影视字幕组,在今年2月,因侵犯影视作品著作权案,而有14人被抓。而郭敬明、于正等案子,最终在今年年初,就侵权一事道歉。

 

第二,司法案例、相关文件也为这些影视公司提供了可以借鉴的案例。

 

最著名的,就是谷阿莫案件。

 

图片

 

谷阿莫,一个中国台湾的网红,擅长将一部电影高度压缩成几分钟的短片,他算得上“X分钟带你看完电影”的创始人。但是谷阿莫遇到了包括维权界头牌迪士尼在内的多家影视公司的起诉,卷入多起官司,要求赔偿金额数百万,后来他跟一些片商和解。他还发了一封道歉信,表示要注意版权。

 

去年,北京审结了一起影视艺术知识产权侵权案。原告是优酷,被告是一家用图文解说影视作品的公司。优酷认为,被告解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侵权。

 

法院仍判决被告侵权,并赔偿优酷经济损失3万元。法院认为,即便被告利用改变了原著的表现形式,利用的是影视作品的截图,但是截图的内容依旧是影视剧具有独创性的表达内容。因此被判侵权。

 

这起判决,实际上对自媒体不利。如果利用图片解说影视的行为是侵权,那么利用原影视的视频素材进行解说的行为,怎么能解释为不侵权呢?恰如《工人日报》对此案的评论:

 

诸如“十分钟品味一部好电影”之类“说电影”“图解电影”还有很多,它们或许正游走于法律的边缘,这应引起重视。

 

而2019年,由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指出:

 

网络短视频平台应当履行版权保护责任,不得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电影、网络剧等各类广播电视视听作品。

 

《著作权法》第52条规定的侵权行为包括:

 

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以展览、摄制视听作品的方法使用作品,或者以改编、翻译、注释等方式使用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该来的总会来。

 

如果遵循法条,一旦那些影视解说类的自媒体卷入官司,恐怕是难以脱身。

 

 

 

 

 叁

 

我写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是,我是视频类解说自媒体的忠实粉丝。

 

我特别喜欢B站一些影视UP主,特别是他们对国产低分大女主电视剧的吐槽,让我拍手称赞。就在这封联名信发布前不久,我还看了一位UP主对豆瓣评分3.8分的《大宋宫词》的精彩吐槽。

 

图片

 

我觉得,这些影视解说的吐槽,实际上也能提高整体观众的鉴别能力,于我这个写作者而言,这些吐槽帮助我提防故事写作时的那些大坑。

 

(我感谢这些影视解说类自媒体,我怀疑,联名信以侵权为由对这些自媒体开刀,可能也跟被密集吐槽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

 

眼下,联名信说了,将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这个行动,将是集体诉讼行动,典型是一定要抓的。

 

祝你们好运。

 

他们起诉的对象是那些“未经授权的群体。所以为了避免官司,电影解说的诸位自媒体人士,赶紧去要授权吧。

 

哪怕授权后,吐槽的力度不得不变弱,但有,总比没有强。

分享 :
上一篇下一篇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