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30年,变成印钞机

商业人物  ·  2021-04-15 20:47:46

综艺30年,变成印钞机

1990年,杨澜和姜昆站在了一起。他们搭档主持中国最古早的一档综艺节目——《正大综艺》,于丹在这档节目做撰稿人。同一年央视还开播了另一档综艺:《综艺大观》,主持人是倪萍。1991年底,还有一档神级综艺开播——《曲苑杂坛》。这就是内地综艺史的开端。当时节目类型稀缺,综艺被当作“周播春晚”,丰富人民群众的娱乐生活。

 

谁知一播,竟开启了一个综艺时代。

 

图片

 

姜昆在干了一年之后,请辞了,将杨澜单撂在那里。杨澜找到赵忠祥,软磨硬泡请他加盟。赵忠祥意愿不大,当时他已主持了好几届春晚,央视台柱,综艺和他的气质不相符,身边的人都劝他不要去,《北京晚报》透露《正大综艺》主持人接任者是赵忠祥后,还有观众给他写信,劝他别上。

 

可见当时《正大综艺》国民认知度相当高,《正大综艺》播完后接着的《正大剧场》,更是最初内地人民看译制片的唯一窗口。冠名商正大集团靠着这档节目打出了知名度,正大种子、正大饲料家喻户晓。

 

但最终赵忠祥选择和杨澜组成老少CP,接了《正大综艺》。他和杨澜搭档了将近三年,后来一同退出。杨澜去了美国进修,回国后去了凤凰卫视开了《杨澜访谈录》,赵忠祥走向了《人与自然》。

 

去年是《正大综艺》开播30周年,也是赵忠祥去世之年,杨澜写了一篇文章,怀念这档作为她职业起点的节目。

 

《正大综艺》是一个开端,它所代表的节目形态,使得电视台在新闻、电视剧之后,多了一个立台之角:综艺。《正大综艺》所开创或引进的节目环节,如:明星参与、观众连线、真假竞猜等,到如今仍是综艺节目的内核。《正大综艺》给了主持人极大的个人魅力展示空间,将主持人从报幕员推向了另一个发展阶段,这也是何炅、李湘等“非主流”主持人崛起的背景。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到底是什么,您猜对了吗”这些节目口号如同时代回音,仍有鸣响。

 

在杨澜加盟凤凰卫视那一年,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开播了,作为游戏类综艺鼻祖,《快乐大本营》坚持了24年。在卫视上星阶段,湖南卫视先走了两步棋,《快乐大本营》是其一,其二就是《超级女声》。这两档综艺,在21世纪前十年,将湖南卫视和其他卫视拉开了一个身位。

 

图片

 

其他卫视包括央视奋起直追时,湖南卫视又走了第三步棋——《爸爸去哪儿》。2013年,《爸爸去哪儿》的引进,代表着韩综的“全面入侵”。在那之后,浙江卫视、上海东方卫视瓜分了韩综最热门的《running man》和《无限挑战》两大IP,尚才站稳脚跟。东方卫视在和韩方谈《无挑》版权时,央视插进来抢了先,搞了《了不起的挑战》,但东方卫视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播了,这才在混战中抢得一席之地。

 

图片

 

“卫视之争,就是综艺之争。”这句话的分量在接下来几年越来越重。

 

尤其是2014年《奇葩说》横空出世,网综登上历史舞台。这一年历史的风向其实就在变了。

 

可以从三个“人精”的职业选择中看出来:马东从央视离职,入职爱奇艺,邀来蔡康永和高晓松做了《奇葩说》,蔡康永在录了《奇葩说》后的一年,宣布停播《康熙来了》,同一年,何炅开始出现在湖南台以外的地方捞外快,在腾讯视频录了《拜托吧冰箱第一季》。他们分别从央视、港台综艺圈、地方台汇拢到一个池子里,这个池子叫互联网。同为湖南台台柱,汪涵的转网就慢了一步,2016年,汪涵和优酷合作的《火星情报局》才上线。

 

图片

 

2014年至2018年,是综艺节目烈火烹油、繁花似锦的几年,无论是网综还是传统综艺。综艺节目市场比电视剧市场起步晚,但发展势头很猛。有数据显示:2016年卫视综艺约有144档,网络自制综艺约111档。综艺行业规模从2014年开始快速增长,到2018年行业规模达33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20%。

 

综艺的火热发展有一个侧面原因:影视行业遇冷。2002年开始,电影行业维持着30%的增速,2016年,票房增速断崖式下跌。2013年至2018年,国内电视剧交易额从95亿元增至260亿元,2018年后开始下滑。“限薪令”“限古令”,政策的刀子一直悬在影视之上。“影视综”三者中,综艺的政策风险明显低于前两者。

 

综艺的吸金能力毋庸置疑。从最初正大集团冠名《正大综艺》,到2005年蒙牛酸酸乳冠名《超级女声》,综艺一向是广告主的心头好。

 

最近几年,综艺冠名费更是水涨船高。《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因为是新节目,招商困难,最后999感冒灵2800万元捡漏成了冠名商。没想到节目爆了,到2014年第二季时,《爸爸去哪儿》的冠名费超3.1亿元。从这一年开始,国产综艺冠名费进入亿元时代,连新开播的网综《奇葩说》冠名费都达5000万。2015年,头部综艺冠名费更是超5亿元。2016年,老牌综艺《快乐大本营》冠名费涨至7亿元,《我是歌手第四季》冠名费达6亿元,这一年小米以1.4亿的冠名了《奇葩说》。而这还仅是独家冠名费。除此之外,还有“首席合作伙伴”“合作伙伴”“行业指定”等多种赞助方式。

 

重金之下,综艺产业链也在这几年开始成型。行业内有这样一条鄙视链:搞电影的看不起搞电视剧的,搞电视剧的看不起搞综艺的。但这几年综艺实打实的吸金,几乎快抹平了这心理差距。

 

站在综艺节目背后的各个工种,也开始走向台前。综艺导演、综艺编剧、后期剪辑等,越来越多地被外界讨论,录制一期节目,动辄百人班底已经见怪不怪,综艺制作成本不输电影、电视剧。

 

从2015年开始,由传统平台脱出的综艺人们开始成立自己的公司、工作室,接项目、拿投资,完成布局。譬如由湖南台走出来的龙丹妮、都艳,都曾做过《超级女声》,她们和同样湖南台出身的雷瑛、孙莉垄断了网综选秀;曾做过魏文彬特助的李炜,2015年成立了银河酷娱,旗下是《天天向上》和《越策越开心》团队,2016年拿下超亿元融资,2017年、2020年分别拿下2亿、4亿融资;由央视出来的牟頔、马东成立了米未传媒,2016年拿下A轮融资,投后估值20亿元……

 

综艺的火爆也反映在“综艺咖”的收入上。

 

2012年,湖南台开播了一档模仿综艺《百变大咖秀》,捧红了一个约等于过气的艺人——大张伟。同样通过综艺翻红的还有薛之谦。2015年至2016年,薛之谦上了31档综艺,大张伟上了29档综艺,成为当之无愧的“综艺之王”。

 

图片

 

2016年,有人在知乎提问:大张伟挣到一个亿了吗?按网传大张伟2012年报价20万每期、2016年报价40万每期来算,这个小目标应该是已经达成了。我们可以参考一下蔡康永在《康熙来了》的工资:每集12万新台币(折合人民币2.7万元),一个月22集,近12年,算下来,大约是3.8亿新台币(人民币7500万元),而加入《奇葩说》第一季时,蔡康永的片酬据传是8位数。

 

不过,与一二线大咖们相比,“综艺咖”的综艺收入还只能算是毛毛雨。“限薪令”虽然限制了演员的片酬,但并未限制演员的综艺收入。连范冰冰都在2015年加入了浙江卫视的一档综艺《挑战者联盟》,网传范冰冰的综艺报价是6000万每季。还有的艺人是按天算,几百万一天。

 

图片

 

韩国综艺一期节目出演人员的总薪酬比为30%-40%,连国民MC刘在石一集的薪酬也不过6万人民币左右。薪酬最高的反而是综艺编剧,占全部制作费的1/3。而中国综艺制作费60%以上都被演出人员拿走,有时明星还参与分成。因为人们看综艺,主要就是为了“看明星”。

 

综艺这块热土上,不仅为明星们提供了立人设、洗白、延续热度的机会,还给出了真金白银。狂奔过后,一片狼藉。

 

2018年9月,综艺限薪令严控综艺节目艺人的片酬,每期节目艺人总片酬不能超过80万元,常驻嘉宾一季片酬不能超过1000万元。

 

《正大综艺》开播之初,定位是“打开通往世界的窗口”,有人看了《正大综艺》后,毕生的梦想就是做外景主持。而《曲苑杂坛》,是为了介绍各种艺术门类。那时的古早综艺,起到的作用就像是在观众心中种下种子。

 

现如今,无论影视还是综艺,最终都是明星和流量的游戏。

 

网综的第一巅峰应该落在2017年至2018年。2017年《吐槽大会》横空出世,李诞带着他的笑果团队成了综艺新贵,2018年《偶像练习生》捧出了顶流蔡徐坤。蔡徐坤的火很多人想不通,但放在综艺发展的时间轴上来看,蔡徐坤就是“李宇春第二”,网综选秀第一人。站在浪头的人,不用自己浪,就能登上巅峰。那之后还有杨超越,今年又有利路修。

 

图片

 

流量常新。

 

2018年后,综艺开始出现疲态。《极限挑战》《奔跑吧!兄弟》再无新意,收视下滑,网综《奇葩说》《吐槽大会》也在挣扎。慢综艺、文化综艺、观察类综艺多线扩张,却难有爆款。《乘风破浪的姐姐》疫情年激起一波浪花,今年热度明显下降,但招商仍旧火热。

 

关于综艺,有两派观点。《极限挑战》前四季导演严敏在接受采访时说:“综艺节目要有社会责任感吗?我觉得要有,让看节目的人在一笑之余能够有所思考。但这不是唯一的正确答案,有人觉得综艺就是综艺,快乐就可以了,这就完成了综艺节目的责任。”

 

两派都无可厚非。

 

但如今的综艺嘛,大多是两派都不沾,流于无聊,且注水严重。

 

这还叫人怎么下饭呢?

 

 “相声、小品、魔术杂技;评书、笑话、说唱艺术,东西南北中,君请看,曲苑杂坛,曲苑杂坛。”

 

——过去可丰富精彩多了。

分享 :
上一篇下一篇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