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rd

区块链记录你的初心
营销地产创业创新求职面试Word技巧金融职场工作区块链Excel教程财经PPT教程产品运营
张明楷教授访谈:大学期间要早定职业规划

张明楷教授访谈:大学期间要早定职业规划

大学生职业规划职业规划

本文是清华大学法学院张明楷教授回母校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期间,中南财大学子对张明楷教授的访谈,在此诚挚感谢。据了解,张明楷教授在1978-1982年期间就读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系,1982年毕业,同年攻读本校硕士学位,1985年毕业留校任教。应该说,张明楷教授在中南财大学习了7年时间,对母校已经有了非常深厚的感情。本文希望借这次访谈成果对所有法科学子学习有所启发与思考。Q:您一直都是刑法界的权威,那您一开始选择刑法作为研究方向的初衷是什么呢?A: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啦!我是上大学后不久就想当大学老师,觉得讲刑法学这门课,学生应该比较喜欢听。刑法有案例,也比较好讲,可能主要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就选了刑法,没有很多特别的考虑。我当时也想过研究行政法,但那时候大学还没开过行政法的课程,我也只是看过一些苏联学者写的关于行政法的书籍,都是上世纪50年代翻译过来的老书了。我当时凭感觉认为行政法很重要,但本科阶段没有开设这门课程,也没很多资料,对其认识就不那么系统,后来就没有研究行政法的想法了。Q:现在很多人讲究法规法条,却不太重视法理,对这种现象您是怎么看的?A:这种现象可能是不正常的,离开了法理怎么去解释那些法规法条呢?每一个法规法条的背后都是有法理支撑的,但法理有时也是要从条文中抽象出来的。所以不要把这二者看成对立的关系。不管学什么法,都要能把法规法条解释得妥当。不要动不动就把法规法条和常情常理对立起来,不要总觉得某事物合法不合理或合理不合法,不合理的怎么可能合法呢?难道法是不讲理的吗?要把法的解释同法理保持一致。我一向反对合法不合理或合理不合法的提法,这要么是把理理解歪了,要么是把法解释歪了。Q:请问您认为模拟法庭竞赛对法学教育有什么样的影响呢?A:由于一直没有参与过,我也不是很知道你们比赛的一些具体内容。在清华大学,这样的大型赛事,包括一些国际上的比赛,好像都是学生自主报名参加,没有什么特意的安排,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觉得这种比赛给一部分人在法律事务的训练等方面提供一个机会,也很难说比赛的结果就准确反映了哪个学校整体的法学教育水平。Q:您觉得在看书和刑法的学术理论研究时最要坚持的是什么?A:最要坚持的是多看书。我觉得听讲座对学生而言不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方法,我从来不主张学生东奔西跑去听讲座。日本的本科生基本不听讲座,德国的本科生也不会到处听讲座。因为讲座的内容一般不是那么体系化的东西,要讲一个逻辑严谨的内容,听众会很累的。很多同学听讲座主要是凑凑热闹,实际上也没学到太多东西。再说了,如果是真的值得公开发表的内容,讲座人在讲座之前或之后都会发表论文,你们阅读论文的时间要比听讲座的时间要短得多,而且论文看不懂的地方可以反复看,讲座时哪句话听不懂就听不懂了,不能反复听。看书很重要,不要一提看书就觉得是脱离实践。不管是刑法还是民法,书上都会有案例,不是说一定要到公检法或律师事务所去才有案例。你只要善于观察,到处都有值得思索的案例。总之,书还是要多看的。另一方面,要多训练自己的法律思维。我觉得中国法学教育在这方面做得很不好,最突出的表现是没有开设小型的讨论课)。在国外,常见的现象是一个教授带着几个或者十几个学生开讨论课,既有利于提高学生的法律思维能力,也有利于提高学生的创造力。Q:在本科生的法学学习和法学教育方面,您还有什么建议呢?A:我感觉现在的很多本科生都没有什么规划,有上进心的同学也只想着自己的分数能排在年级前列,但没想过自己以后要干什么。你大学时的精力放在哪些地方跟你以后要干什么有很大的关系:比如你要是想搞学术研究,你在大学就最好多学几门外语,光靠一门英语是不行的。所以要早点确定目标,不要都等到最后。还有一个建议就是,社团活动要因人而异。你发现你有能力去做某个活动时,你就不要再去做了,不要老做自己已经会做的事情,要训练自己做自己不会做的事情。我们上大学时开的课很少,跟你们现在不一样。我觉得你们不要选太多的课程,一定要把最基本的课程学好。最基本的课程,其理论是最深厚的,有些课程只是借鉴了这些基本课程的理论或体系。举个例子,在德国和日本,他们侵权行为法的体系和刑法的体系是一模一样的,都是构成要件符合性、违法性与有责性,你把刑法学好了,侵权行为法也就很简单了。基本的课程要扎扎实实学好。我们各个学校开设的各种课程比较多,常常就把最主要的课程的课时缩短,这跟国外就不一样。在东京大学,刑法学开设的时间较长,刑法总论就要学一年,各论也是如此。学生通过各种理论课、研讨课进行长时间的训练,能够取得良好的教学效果,而不是像我们一样搞突击。即便学时相同,但长期学与短期突出的效果是大不一样的。法律课程不是突击一下就能学好的,是需要长时间的思维训练、正义感的养成的。台湾地区东吴大学的法学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