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rd

区块链记录你的初心
营销地产创业创新求职面试Word技巧金融职场工作区块链Excel教程财经PPT教程产品运营
给大家泼个冷水,2021年不要盲目乐观!

给大家泼个冷水,2021年不要盲目乐观!

地产

1经常听到抱怨:现在想买套合适的房产越来越难,被逼着矬子里面拔将军。为什么?因为资本天生是逐利的,一定会匹配最稀缺的资源。无论穷人,富人都对好资产趋之若鹜。在房住不炒之下,城市分化、城市内部板块分化、板块内部小区分化将是大势所趋。这意味着优质房产资源将会更加集中,更加稀缺。而人们结婚要买好房子,孩子要上好学校,投资要考虑增值潜力,对好房子的需求每天都会存在,源源不断。供需得不到较好匹配的结果是,购房成本会被逐步推高,普通人的首付、房贷支出也将水涨船高。过去的2020年已经初现端倪,很多购房者都很焦虑。没房的在焦虑要不要上车,其焦虑的本质并不是房价贵,而是因为担心享受不到房价上涨的红利。而有房的人心里也是在发虚,经常也能看到一些买房后压力大留言的朋友。毕竟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大部分人拥有的财富只是假象,而债务才是现实。2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不少人的财富都被绑在房子上,看似资产殷实,终究是「纸上富贵」。大多数人都只拥有一套住房,而这是生存的根本,是刚需消费品,即使房产估值再高,也不可能卖掉变现,但每个月房贷必须偿还。现在北上广深,每月的工资要支撑着两三万的房贷。工资入账第一件事便是留扣房贷,然后才敢安排其它消费。高收入的另一端,是高负债和高支出。表面上看固定资产增加了,但是实际握在手里的钱减少了。这样营造出来的财富假象就像「空中楼阁」一样,一旦遭遇危机,辛苦打拼出来的体面生活就会崩塌。这是大部分人的人生财富收支图。蓝色是收入,金色是支出。花钱,从出生到死亡一刻不停。但赚钱,只有从20多岁,
放眼全国,就他敢不道歉了

放眼全国,就他敢不道歉了

每日荐读

2016年10月8日,京、沪等城市同时发布了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对司机与车的资格都做了具体规定。那天稍晚的时候,滴滴做了一份想与有关部门商讨、但又有点叫板官方的声明。那声明中搬出了三板斧。第一,搬出老百姓的痛点。如果按照新规,滴滴的车辆骤减,打车将会变得又难又贵。第二,搬出滴滴的贡献,特别是就业的贡献。滴滴称自己在一年,光上海市就为司机创造了超过33亿元的收入,如果管理办法对司机的准入门槛提高了,会一举抹杀滴滴过去4年为地方就业做出的大半努力,会让司机群体收入减少70%以上,数百万网约车司机师傅或将失去目前的工作机会与收入。第三,搬出政治大气候。滴滴说,网约车和移动出行是新生事物,新业态需要良好的发展环境与市场。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几个月后,有关部门的细则出台,在某些方面做了合理和宽松的修改,滴滴随后的回应又缓和了许多。即便站在今天来看,滴滴5年前这份文字朴素,但态度又强势的回应并不多见。但接着,滴滴就倒了霉,顺风车司机杀人事件,他道歉整改;然后,时不时地,滴滴就得出来发个声明,涉及的事情,要么是乘客打司机,要么是司机打乘客,总之,滴滴成为了道歉先锋。这几年,但凡有点名气的人或者企业,都活成了滴滴的样子。他们的电脑里,似乎都有一份道歉模板,那模板里缺少了像滴滴声明那种硬钢、试图去摆事实讲道理的元素,争取改变一些现状的决心,摆出低头认错理亏的姿态,等到舆论忘却,接着继续挣钱就行了。道歉者究竟真不真诚,或者服不服气,已经无所谓。这2021的Q1刚过完,但道歉凶年的局面已定。杨幂、宋轶都因为几张照片卷入女权议题而道歉;英特尔找杨笠代言
​对话江南春:赚钱的逻辑,变了

​对话江南春:赚钱的逻辑,变了

金融

抓住那些白骨精正和岛:首先恭喜您新书《人心红利》出版。为什么会有人心红利这个说法?江南春:分众平常接触的企业家很多。所以对于中国经济,我们有一些体会。中国今天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我觉得是由原先的人口红利变成人口焦虑。按目前中国的人口出生趋势,25年后,中国可能只有7、8亿人。人口、流量红利结束了。所以大家感叹生意难做,就像阿里巴巴参谋长曾鸣教授说的:容易赚的钱没了,往后大家都得做更辛苦的事。许多行业进入存量博弈。这时,大家的第一个想法可能都是率先以价取量,争先恐后降价。这种做法一开始奏效,但杀到最后,终究是量价齐杀,利润越摊越薄,甚至大面积亏损。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另一股力量:品牌聚集度越来越高。比如白酒行业总量没有上升,但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郎酒、剑南春等头部企业依旧迅猛,业绩持续攀升。这一切,其实正是人心红利!现在有个概念叫算法驱动,但我认为技术、流量、精准分发这些都还只是术。真正的道是人心。算准人心、让品牌在消费者心智中牢牢驻扎,才是更高级的算法。所以现在每个企业、每个人必须回答的一个问题是:自己与众不同在哪?别人选择你,而不选择其他人的理由是什么?正和岛:那么在这种背景下,该重点抓住哪些人的人心?又该怎么做?江南春:刚才我们说人口增长的红利已经结束,但人心红利正在展开;流量红利正在结束,所谓精神的红利正在展开。为什么这么说?中国现在已经有2.5亿的中产阶层,到2025年将出现5亿新中产阶层。这个人口已经远远超过美国的总人口。在这种新消费时代,花钱对很多人来说,已不再是为了解决温饱,而成了一种对生活品质、精神愉悦的追求。所以更具象地说,今天中国消费升级的原点人群是哪些?大概是20-45岁间,喜欢高品质、追求潮流的那些人。说白了就是两个族群:Z世代和中产人群。第一个族群是95后和00后为代表的Z世代。这些人的语言模式是,不能买买买的一生不值得一过我就是爱装逼,我就是看不惯别人装逼,我要垄断装逼的权利。他们更愿意把钱花在这些地方:像化妆品,因为他们认为颜值即正义你美你先说,你丑你闭嘴;零食,因为嘴巴不能闲;自我成长,他们对周游世界、探索未知的需求非常强烈。第二个族群是中产人群。对他们来说,实用主义的东西已经没什么特别大的需求了,要的是情绪的、氛围的、自我标签化的、很有逼格的,哥吃的不是一碗面,哥吃的是寂寞。就像现在有钱的同志,是不是就一定要大吃大喝呢?不是的,他们要5周减6公斤、30天只吃蔬菜、每周一次轻断食,早上要跑步打卡,还要买樊登读书会,因为在付钱的那一霎那,他们预见了一个更好的自己。举个我自己的例子,我以前很喜欢去上海的汉源书屋。因为我刚开始做广告时,有一段时间很急躁,但在汉源书屋的那种环境下,我的情绪就很容易沉静下来,让我觉得回到了平静的大学时代:在一个座落满梧桐树的小街道旁,在落地玻璃窗边,在某个午后到里边喝一杯茶,那里有很多旧上海时期的打字机、旧钢琴、旧沙发。我就坐在一个上世纪30年代的沙发上,喝着一杯普洱,看《东欧戏剧史》,仿佛回归了我想要的生活。所以可以看到,目前中国消费最重要的核心关键词就是悦己消费。两三亿中产阶层群体,我称之为白骨精人群,有能力的白领、骨干、精英。他们的消费心理是不需要低价,要能够带来心理满足感不要跟我谈刚需,要有格调和品位,能体现我是什么样的人。这些人只愿意把时间浪费在美好有趣的事物上。你花1000亿元,也抹不掉农夫山泉有点甜正和岛:在您所说的这种消费者主权人心红利时代,企业的竞争力该从哪里来?江南春:我自己所理解的人心红利的另一个意思是,今天中国的商业战争逻辑改变了。过去40年中,中国商业战争的核心要素发生了3次重大改变:改革开放初期,短缺经济,最早的红利叫制造能力的红利,你能造出别人没有的东西,你就成了。所以那时首富都在广东,因为广东人什么都能造、什么都能模仿。后来是渠道红利。浙江人越来越厉害,像宗庆后先生,他可以把一瓶水、一瓶营养快线卖到中国600万个网点,卖给中国的千家万户。于是他就成了首富。10多年后,大家发现天猫、京东出来后,上面什么都有。买一瓶水有很多选择,买一辆汽车也有多种选择,渠道端同质化,供应端变成过剩化。这就意味着消费者主权时代到来了。这时商战的根本就是:打赢消费者心智之战。为什么钟睒睒先生成了中国首富呢?不仅因为产品好,很重要的原因是他把农夫山泉有点甜的认知牢牢地印刻在消费者心智中。一旦口渴,就想起农夫山泉有点甜。现在你花1000亿元也不能把这句话从消费者心智中抹去了。所以,真正的竞争已经从生产端,到渠道端,最终到了心智端。谁抢占了人心的红利,谁就赢得了市场的话语权。正和岛:有哪些比较经典的新商业案例?江南春:像妙可蓝多。它当年准备进军奶酪棒市场时,竞争对手是一个法国品牌百吉福。百吉福当时已经在中国做了10年的奶酪棒了,10个亿的营收,但这10年间就没打过什么广告。妙可蓝多当时既做牛奶,又有奶酪。它的董事长柴琇就下了一个决定:牛奶做不过蒙牛、伊利,最佳的竞争时间窗口已经过去了,而消费者对奶酪的认知还没有形成,倒不如集中资源做奶酪棒。所以2019年很多人都能在电梯口听到改编版的《两只老虎》,妙可蓝多,妙可蓝多,奶酪棒,奶酪棒,高钙又营养,陪伴我成长。很多小朋友就在电梯口跟着唱,最后他们都要吃这个奶酪棒。妙可蓝多凭借这招,两年销量超过了百吉福,成为中国第一大奶酪公司,市值也因此从20多亿涨到了200多亿。但在这个过
【得得周报】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较上周上涨约9.96% | 3.30-4.05

【得得周报】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较上周上涨约9.96% | 3.30-4.05

区块链区块链

据得得智库数据统计,截至2021年4月5日12:30,全球数字货币市场共有币种9111种。总市值共计$ 1,930,407,415,251(约为19304亿美元),本周数字货币总市值与上周相比增加了约1750亿美元,涨幅约为9.96%。本周得得指数『得得指数』(DDCI)是链得得推出的,综合全球Top50交易所和Top50币种的深度数据行情指数。目前分为综合指数、BTC指数和ETH指数,在一定时间内反应全球数字货币市场走势。截至4月5日12:30,得得综合指数为7565.85,与上周同一时间相比上涨约7.21%。全球主流数字货币市场上周整体上行据得得智库数据统计,截止2021年4月5日12:30,本周主流数字货币市场整体上行。其中,BTC价格从 55467.12 美元上涨至 58020.51 美元,涨幅约为4.60%;ETH价格从 1701.11 美元上涨至 2048.58 美元,涨幅约为20.42%;BCH ABC价格从 505.98 美元上涨至 582.12 美元,涨幅约为15.04%;LTC价格从 191.75 美元上涨至 203.87 美元,涨幅约为6.32%;DOT价格从 32.64 美元上涨至 43.04 美元,涨幅约为31.86%;本周TOP30数字货币市值整体较上周下降0.43%截止到本周一(4月5日)12:30,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共计$ 1,930,407,415,251(约为19304亿美元),本周数字货币总市值与上周相比增加了约1750亿美元,涨幅约为9.96%。其中TOP30数字货币的总市值为$ 1,726,742,772,554(约为17267亿美元),约占所有数字货币总市值的89.45%,相较上周下降0.43%。本周市值排名第一的是比特币,约为10834亿美元,总市值占比为56.13%,较上周下跌2.86%。其次是以太坊,本周市值约为2362亿美元,总市值占比为12.24%,较上周上涨1.0
互联网与黑暗森林

互联网与黑暗森林

每日荐读

准则一:一个人只要暴露在大众面前,一定会被攻击,不管他做了什么,甚至没做什么前一段时间吴孟达老师去世,全网哀悼怀念,大家一边回忆吴孟达曾经的电影,一边感慨自己逝去的青春,说着说着,话题理所当然的就拐向了周星驰。周星驰和吴孟达是黄金搭档,是80、90后青春的注脚,人人都坚信他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情谊,以至于认定周星驰必须要做什么事才能表现出这种情谊的华丽,因此网民们开始了一场周星驰到底要干什么的号召。周星驰在吴孟达重病的时候没有亲自探望就已经让很多人失望,一时间各种周星驰天性凉薄的老道消息又开始在网上刷屏,等到吴孟达去世,各种奇奇怪怪的声音更是止不住的袭向周星驰。一些人认为周星驰必须要出戏葬礼,还要为吴孟达抬棺才能展示出他们的情比金坚,一些人拿着过往的历史,论证着周星驰的自私自利。而周星驰呢?他沉默着,没有在大众面前对吴孟达的病情说过一句话,没有对吴孟达的去世做出任何评论,只是默默的在葬礼当天,赶在没有人来的时刻,低调的来到了老伙计的葬礼,低调的看了一眼,又低调的离去。最终依然没有向大众说一句话。周星驰的电影永远有一个主题,就是不被理解,他早早的领悟了世界并不在意他的理由是否正当,所以从来不曾对这个不理解他的世界作出一点解释。说了又如何呢?大众并不在乎也不能理解当事人内心的情感,你不做他们怪你无动于衷,你做了他们怪你做的还不够,你拼命的去做,别人说你是在表演。你越是激动,越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些诋毁你的人才越开心,他们会说着他急了他急了、没问题为什么要解释这样的话,享受着猎杀公众人物的快乐。在这个混沌的年代里,不说话的周星驰反而像是最正常的那一个。准则二:人们酷爱看到一个人的崩塌,飞得越高,死的越早互联网猎巫现象已经越来越严重,有一批人十分享受将公众人物拉下马的快乐,只要你冒头,他们就会千方百计的去否定你。这种只要露头就死的状态,很难不让人想起《三体》里的黑暗森林。刘慈欣虚构了一种宇宙社会学的图景,假想宇宙像是一个黑暗的森林,每一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只要有人在这个森林里发出声响,就会被一堆人乱枪打死。这套理论被科幻爱好者推崇,被一些人视为费米悖论的解答之一,但是很多人都遗忘了,这套理论的来历其实一点都不科幻那就是我们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类社会的普遍现状。黑暗森林有很多前置理论:技术爆炸、猜疑链、宇宙资源有限、光速不可超越,这些理论的论证过程让许多人产生了错觉,认为这种黑暗森林能够建立起来是因为缺少沟通,因为沟通效率太差了,文明之间没法建立正经的外交关系,才只能见到一个biu掉一个。但是事实上,黑暗森林要形成不需要那么复杂的东西,现实中的黑暗森林只需要满足一个条件就能成立,那就是信息不对等。当一个文明暴露自己的时候,全宇宙都知道了他的位置,而这个文明自己却不知道其他文明在哪里,不能进行针对性的报复,他面对的是全宇宙的黑枪,被打了也只能认倒霉,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从一开始就不发出声音。现实中,这种关系模型到处都是,只要你不知道到底谁会背后捅你一刀,你最好的选择就是闭上嘴,藏好自己。因此,在各种俗语成语中,才会有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名满天下,谤亦随之这样的血泪教训。但是,为什么是风必催之呢?因为风没有形体,木被欺负了还不了手。你永远不知道那些沉默的人里藏了多少狗子,有多少人一边跟你嘻嘻哈哈的笑,一边思考怎么把你拉下马,他们就像风一样突然来又突然走,只是不经意间留下一颗子弹,打到你屁股开花。谦虚、低调、忍让,这些被歌颂的美德,都是被伤害过的人留下的自保之道。黑暗森林不一定是宇宙的社会学,但一定是人类的社会学。只要有人能低成本的对你发动打击,黑暗森林就永远存在。实力是参照维度。但更重要的维度,是成本。准则三:网络有多发达,就有多危险人们讨厌黑暗森林,不喜欢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因此建立了各种规则,把森林点亮,让大众暴露在大众面前,彼此监督,抹平信息不对等带来的暗算优势。在这个光明的规则下,所有事情都有人管,有第三方来做裁判,只要按照规矩做事就不用担心被暗算,有坏心眼的人被曝光会立刻遭到周边人的排斥。背后捅人刀的成本变高了,每个老YB动手前都要掂量掂量被发现的后果能不能承受,当阴人的成本要大于收益,就不再捅刀,这就让很多人产生了世界非常安全的错觉。安全到他们忘记了丛林到底有多危险。人存在不同的侧面,在不同的环境里会表现出不同的样子,有些人现实里看起来是个闷葫芦,网上就是个重拳出击的大喷子。有些人工作的时候精明又强干,打起游戏菜的像装反了脑子。有的人对外人唯唯诺诺,在家里就变成了家暴狂魔。在正经人面前就严肃一点,压制住闷骚的内心不要开车。在正派人面前就不谈那些捞偏门的往事,一起谴责社会黑暗面;在图书馆文艺恬静,到了夜店,又要丢掉智力开始跟着音乐摇摇摇。在不同的场合选择不同的应对策略,隐藏部分自己,让自己更合群,这是人的生物本能。在一个随时会被盯上的黑暗森林里,调整自己的人设,让自己随时融入环境是一个更安全的选择。现在这个时代很多人开始忘记自己应该戴面具,开始把真实的
学区房市场大变革?还是太乐观了

学区房市场大变革?还是太乐观了

地产

有三件事容易让人焦虑:教育、住房和医疗。而学区房,不过短短3个字,就占到其中的两项。你大概听过一些类似这样的问题,300万的老破小学区房,我该买吗?如果你是有孩一族,应该会有加入群聊的冲动。最近一位朋友也和我聊起学区房的话题。他住在上海浦东的梅园二街坊,小区对口福山外国语小学、建平西校这样的优质学校。朋友告诉我,在过去的一年里,他这个小区的二手房均价大概涨了70%,销售火爆得很,小区里还出现了过道房、单间改多间这样五花八门的现象。其实不止中国,学区房热在英、美这样的发达国家也存在。比如美国的调查数据显示,美国优质教育资源周边的住宅售价可以比其他相似配置的住宅高出近20%。美国的公立中小学和中国的一样,采取就近入学政策(私立学校不受学区限制,此处不做讨论)。和中国不同的地方是,在美国,任何居住在学区内的孩子,不管住的是不是自家的房子,都可以享受当地免费的K-12教育(即从幼儿园到高中12年级共13年的义务教育)。也就是说,美国判断孩子能否在某个学区就读的标准不是其家庭的房屋产权,而是他在该地实际居住的事实。另一个不同点是,美国公立学校的教育经费有很大比例来自于所辖学区的房产税收入,这个比例大约是45%-50%。这意味着富人聚集的地方学校教育经费充足,教学设施更完善、师资水平更强,从而吸引更多人前来居住,房屋溢价上升;而在低房价地区,教育经费相对拮据,教育水平难以提升,进而影响房屋的价值。可以看出,美国的学区房价和学校教学水平之间存在一种双向的互动关系。所以有人说,要判断美国的一所公立学校好不好,只要看看这个地方的房产税率就能大概心中有数。中国没有房产税。中国学区房的高价,通常是由于学校教学
坐拥500亿,55岁芯片首富大扫货

坐拥500亿,55岁芯片首富大扫货

金融

芯片首富正在悄悄扫货芯片公司。投资界获悉,近日,一家名为前海维晟的芯片公司发生了工商变更。股权穿透后发现,新增股东的背后是半导体龙头上市公司韦尔股份实控人虞仁荣。细究发现,这已经是虞仁荣自今年以来第五次出手。或许很多人并不了解虞仁荣。但在中国半导体领域,虞仁荣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今年55岁的虞仁荣,曾经是清华大学EE85班的一员。他所执掌的韦尔股份市值已超2000亿元,个人以超500亿元的身家成为中国芯片首富。虞仁荣密集出手只是眼下芯片火热的一缕缩影。从今年开始,芯片堪称最吸金赛道之一除了专业VC/PE机构,诸如小米、华为、上汽、比亚迪等产业资本也大举涌入,还有百度、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大厂忍不住亲自下场做芯片。现在,芯片领域不断诞生融资神话,芯片公司仅天使轮就轻轻松松融资过亿元。三个月,出手5次芯片大佬扫货芯片公司这是三个月内芯片大佬第五次出手。近期,深圳前海维晟智能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前海维晟)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平潭冯源绘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后者股权穿透后发现,该投资机构的关联方是半导体龙头上市公司韦尔股份实控人虞仁荣,其间接持有深圳前海维晟智能股份约为2%。资料显示,前海维晟主要从事射频及物联网方面的芯片研发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315/433频段的小无线接收、发射芯片,非接触式NFC读卡芯片,蓝牙、WIFI芯片、安全CPU等,主要应用领域在智能家居、物联网、POS机等。而投资界发现,过去两个月内虞仁荣通过平潭冯源绘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产业又投资3家半导体企业,包括东莞市长工微电子有限公司,芯河半导体科技(无锡)有限公司,强一半导体(苏州)有限公司。此外,虞仁荣还通过韦尔股份直接投资芯片公司今年1月,韦尔股份入股了深圳吉迪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迪思)。目前韦尔股份为该公司大股东,持股比例65.28%。当然,这并不是虞仁荣第一次如此大动作的投资。此前,虞仁荣推动着韦尔股份完成了一笔价值百亿蛇吞象收购收购豪威科技。豪威科技(Omni Vision)由美籍华人于1995年创立,总部位于美国硅谷中心,是CMOS传感器(CIS)领域最具规模的公司之一。在高端图像传感器芯片市场曾多次排行第一,拥有硅基液晶投影显示芯片(LCOS)、微型影像模组封装(CameraCubeChip)、特定用途集成电路产品(ASIC)等多项核心技术。2015年5月,美国豪威被由中信资本、北京清芯华创和金石投资组成的财团以19亿美元收购,于2016年初完成私有化,成为北京豪威的全资子公司。2017年,韦尔股份发布公告拟收购北京豪威半导体86.5%股权,但因遭到后者主要股东反对而终止。然而,就在韦尔股份宣布停止收购北京豪威的几天之后,虞仁荣成为了北京豪威的新任CEO,通过进驻董事会、介入公司管理,虞仁荣逐渐掌握了对北京豪威的控制权。继完成百亿收购豪威科技后,韦尔股份又将目光投向了境内外集成电路并购整合。2019年12月,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