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1128143204

3years.

.

显示 31–40 / 188 条结果

马化腾指认“杀死”ofo的凶手

马化腾指认“杀死”ofo的凶手

ofo马化腾凶手

  马化腾,作为共享单车赛道的局中人,在朋友圈指认了造成ofo此刻局面的罪魁祸首一个vetoright(否决权)  在ofo的董事会中,戴威、朱啸虎、经纬均拥有一票否决权。2017年12月初,在撮合摩拜与ofo合并无望后,朱啸虎退出。据虎嗅了解,朱啸虎将ofo的股份出售给阿里巴巴和滴滴。其中,阿里拿到大部分额度,滴滴只拿了一小部分,此后,双方共同享有一票否决权。所以,马化腾的指向基本在戴威、滴滴、阿里之间。  不容否认,共享单车是有史以来崛起速度最快的互联网赛道,同时,它拥有有史以来最盘根错节的股东关系。  梳理ofo从成立、起飞、坠落的路径,三个关键时刻的否决,有可能导致ofo今天的全线溃败。  1。合并流产:戴威一票否决,背后阿里支持  影响ofo命运走向的第一个关键时刻,是2017年的第四季度。  2017年10月开始,摩拜与ofo双方正式对坐于谈判桌面前。根本原因在于投资人对烧钱现状的不满。  彼时摩拜的第一大股东为腾讯,ofo的第一大股东为滴滴,双方率先达成默契。在合并方案中,合并后的公司将设立联席CEO制度,由摩拜CEO王晓峰和ofo创始人戴威分别担任,董事长任命权归属滴滴。  对滴滴和腾讯来说,这样的结果近乎完美。滴滴手中握有人事任免权,可攻可守,即便与创始团队交恶,也具备自建单车团队的能力;而对体量更大的腾讯来说,无疑是最大赢家。在双方残酷的博弈之后,最终的执行者不论是滴滴还是摩拜,自己都可任凭
马云的朋友谈马云:我真的不觉得他有多高调

马云的朋友谈马云:我真的不觉得他有多高调

马云高调

  这不是我第一次在马云公益基金会的活动上见到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女士了。  事实上,过去三年来,她一直参与到马云乡村教师颁奖中去,那些乡村教师身上崭新而充满民族特色的衣服,正是出自依文之手,依文同时也是夏华女儿的名字。  一个月前,在1月21日于三亚举办的2017年马云乡村教师颁奖典礼上,我又看到了夏华。  那天的午宴上,夏华穿着一件紫色长袖薄纱上衣,坐在马云的旁边。当时我就知道,我应该通过她了解马云基金会做公益的理念、方式,以及马云在演讲台上不会说的种种,而不是仅仅听马云说什么。一定程度上,我已经厌倦了马云的那些高谈阔论。  在下午我跟马云基金会说明我的想法后,没想到不到5分钟后,夏华这边就爽快地答应了后来我才知道,夏华其实内心也是做了一些心理建设的。我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因为经常有人说虎嗅不可控。  此时还有10分钟就下午5点了。这时候,马云和他的企业家朋友们的闭门会也进入了尾声,他们就中午马云提出的乡村学校并校和寄宿机制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没多一会儿,门开了,瘦小的马云率先走了出来,右手插在屁股兜里,甩着左胳膊大步从我身边走过去,脚底生风。紧接着是曹国伟、夏华等人。    1。如何看待马云做公益这件事儿?  夏华:马总(以下都用马云来代替)从一开始发起的时候,其实就影响了很多企业家,我觉得整个马云基金会的公益理念特别好  第一个,倡导唤醒。因为公益其实重要的是能够唤醒自己,然后影响自己、影响别人、影响社会。这样一个理念一提出来,就有很多人愿意参与进来。  第二个,公益的心,商业的手法。因为公益跟慈善还是有一定区别的,企业家不仅仅要捐款,最关键的是要花时间、用心,像做企业一样专注去把这件事做成。  马云基金会其实最重要的是它有一个专业的团队,然后包括马云的专注,专注这个乡村教育、专注这些成千上万的乡村孩子的未来。  在这个前提下,应该说三年前吧,我们就开始参与进来,作为其中的一份子,大家各尽所能。比方说,我们让这些乡村教师更优雅,我们每一年都给评出来的乡村老师,让他去享受可能一辈子都很难自己去置办的这样的一身行头,然后我们有专业的量体师、设计师来给他们设计服装。  有一次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一个会后,马云就跟我聊起来,他就说当他看着这些老师站在讲台上,他特别希望我们能够为他们设计独特的衣服,真正地能让他们有师者的尊严。这也是很打动我的地方,他能够细微到每一个点。  2。为什么是筛选、奖励优秀教师,而不是资助贫困的优秀学生?  夏华:可能这就是马云在公益上很了不起的地方,他更从根源上去思考。其实没有好的教师、没有好的校长(的话),仅仅去资助一些孩子们,和资助老师、校长,价值是完全不同的。  可能我们每一个企业家都有自己的公益心去支持不同的孩子,有的支持农民工的孩子,有的支持读不起书的孩子,但是从本质上,教育这个系统只有真正能培养出好的乡村教师来、真正能培养出真正有管理能
血本无归!阿里系30亿投资成废铁?谁逼死了ofo,你的押金在哪?

血本无归!阿里系30亿投资成废铁?谁逼死了ofo,你的押金在哪?

财经ofo

  谁能救ofo?上千万用户没有等到押金,滴滴和阿里先起了内讧。  12月23日,一份滴滴收购ofo文件在网络被曝光,文件显示,滴滴在今年8月,曾计划以20亿美元的估值买入5亿美元的ofo公司F类股票。同时,滴滴利用一票否决权,不允许ofo与滴滴的竞争对手达成任何联盟合作,其还有一项特别的权利,即以同样估值,再以5亿美元买入ofo公司F类股票,时间拉长到了18个月。  记者了解到,其实这份投资意向书此前已经披露过。只是,在此时此刻旧事重提,意味着股东方产生了分歧,从10月份至今一直保持沉默的滴滴坐不住了。  滴滴副总裁李敏在朋友圈发文称,其实10月9日就公开辟谣过,但今天同样的谣言再次出现,幼稚得很,跟小娃娃过家家似的。  除了争论,滴滴和阿里巴巴都没有给出救火的解决方案。过去的一周,戴威正四处向股东求助,而每个人都在等待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  在ofo身上,除了金沙江创投全身而退之外,其余的股东可谓损失惨重,尤其是阿里巴巴。  从D轮以后,阿里在高位投资了3。4亿美元,并拥有8000美元的债权,蚂蚁金服投了1。4亿美元,加起来的投资超过30亿元人民币。而ofo抵押给阿里巴巴的自行车,基本已经成了一堆废铁。  阿里或血本无归  共享单车背后的两个主要玩家,仍然是腾讯与阿里。这种竞争格局,几乎与当年滴滴、快的两家公司在网约车领域的地位类似。  创立于2015年的ofo,有过近十轮融资,融资总额为14。5亿美元。其中,滴滴是单一投资最大的股东,总投资额在3。7亿美元,而阿里系是ofo最为重量级的投资方。  只不过,快的与ofo的命运截然不同。在马云看来,滴滴与快的合并,对阿里巴巴而言是一个失败案例,不会再让这样的错误重演。  没有一票否决权,阿里为何还要在高位接盘?  其实ofo和摩拜圈地成功,是因为两家拿到了路面投放权。在一二线城市,单车的投放基本上处于只出不进的冻结状态。这是政府管制下的限制竞争措施,也放大了头部玩家的优势。滴滴旗下的青桔单车,目前就面临这个问题。即使滴滴资源再强,也不可能把自行车成规模地投到北京上海的大街上。此外,共享单车是高频低消的场景,对于支付宝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渠道和入口。  因此,阿里巴巴曾经高度看好ofo。2017年4月,蚂蚁金服战略投资ofo,双方在支付、信用、流量及海外市场扩展等方面进行了合作。在芝麻信用接入的共享单车项目中,ofo的位置最为显著。  在此后的一轮投资中,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蔡崇信表示:ofo小黄车重新定义了短途出行方式,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低碳生活的行列,向社会传递出真正的正向价值。阿里十分认可ofo的行业领导者地位以及开放平台战略,我们很高兴能与ofo展开更加深入的合作,一起解锁行业更大的潜
管理者的授权艺术

管理者的授权艺术

艺术管理者授权

所以管理学上讲放权很重要。美国著名的管理行为学家布利斯有一句名言:一位好的经理在他的助手脸上总有一副烦忧的面孔。布利斯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好的管理者懂得向其下属和助手授权,会充分调动他们的主观能动性去完成任务,而不是自己包揽一切,结果使自己疲惫不堪,面孔忧烦。布利斯认为授权是管理者的良方,当管理者授权他人办事的时候,必须把足够的权力交付于他人,否则将会事半功倍,枉费力气,他基于这个认识,提出了著名的授权法则管理理论。布利斯的授权法则包括几个原则,第一是相近原则,给下级直接授权,不要越级授权;应把权力授予最接近做出目标决策和执行的人员,这样一旦发生问题,可立即做出反应。第二是授要原则,指授给下级的权力应该是下级在实现目标中最需要的、比较重要的权力和能够解决实质性问题。第三是明责授权,授权要以责任为前提,授权同时要明确其职责,使下级明确自己的责任范围和权限范围。第四是动态原则。针对下级的不同环境条件、不同的目标责任及不同的时间,应该授予不同的权力。布利斯在这里只讲了授权的几个原则,但按照他的原则来授权也不可能把授权做的很好,原因很简单,如果没有信任的授权,方法再好,也达不到授权的管理效
阿里云里有这样一群疯子

阿里云里有这样一群疯子

阿里云

  世事安稳,岁月静好。  电影里才有疯子。麦克墨菲在疯人院里带领一群精神病人揭竿而起,怼天怼地;饿了三天的黑皮为了抢一口面包被店主追上高架桥,末路狂奔;杰克和泰勒在午夜的搏击俱乐部里挥拳相向,鲜血淋漓。屏幕对面,我们把爆米花塞进嘴里,哭成狗或者笑成狗。电影散场,各自回家。  真正的疯子,从来不看电影。  他们把别人的目光变成聚光灯,把自己的生活变成真人秀,手提钢刀用肉身串演一个浓重的角色。他们的人生结局无外乎两种:黄袍加身,或者玉石俱焚。  阿里云这群疯子,就用56度的荷尔蒙,在横跨十年的悠长画布上涂抹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一个大问题  2008年9月,王坚加入阿里巴巴。  马云把他从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的位置挖来,是因为阿里巴巴面临一个重大的危机公司的脑力快不够用了。  阿里巴巴的脑力,其实就是计算力。  几亿用户无论是在淘宝剁手,还是支付宝上转账,这一切都要靠巨大的计算力来思考、记忆。  恰恰和人一样:  如果这个大脑记忆被填满,就没办法储存新的商品和交易记录。  如果这个大脑思维速度跟不上,就没有办法让用户及时下单、付款。  2008年,中国虽然已经加入WTO,还把国际友人请来热热闹闹地开了一次奥运会,但在科技领域仍然是个标准的三无国家: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没有自己的芯片,同样没有自己的计算力系统。所以,购买国外成熟的设备和系统,几乎是BAT和所有大国企的唯一选择。  国外的东西,无外乎IOE这三样标配:  I(IBM,服务器提供商,他们提供的服务器俗称小型机)  O(Oracle,数据库提供商,他们的软件是著名的甲骨文商业数据库)  E(EMC,存储设备提供商,他们提供的是集中式存储)  鲜有人知,那时的阿里像依赖氧气一样依赖IOE。  一个支付宝的同事给了我翻出了当年的数据:2008年,在阿里的IT架构中,淘宝和支付宝使用的绝大部分都是IBM小型机、Oracle商业数据库以及EMC集中式存储。  当年用户激增,数据越来越多,每天早上八点到九点半之间,服务器的处理器使用率都会飙升到98%。离爆棚就差两个百分点。  阿里巴巴就像赛道上的跑车:速度飞快,但引擎已经发红,再踩几脚油估计就要冒烟,后果不堪设想。  可能连马云自己都没有想到,阻碍阿里巴巴增长最迫切的阻力不是商场上的博弈、不是政策的变化,而居然是IT基础设施的瓶颈。  怎么办?花钱继续买服务器和软件啊!  这话听上去没错。但是有两个小问题:  一个问题是太贵。  那时候小型机价格大概是从几十万到百万人民币;商业数据库软件费用差不多几千万,外加一大笔维护费。王坚08年刚来阿里时就给马云算了算,按照这样的速度剁手,光是买机器和软件就足够让阿里破产。阿里得找到一种成本更低的技术架构。  另一个问题是不好用。  阿里在08~09年的时候,业务增长速度实在太快。每年都是十几二十倍,IOE虽然都是美国公司,但事实证明美国的月亮也不会更圆。它们的系统并没有经受过服务几亿人这么大规模的考验,此时已经变得非常难用了。  2008年中旬,马云召开了内部会议。事情已经刻不容缓,要研发一套新的技术架构来换掉阿里巴巴的旧引擎。  这个新的计算架构应该是什么样呢?  首先,它要便宜。  就像一日和三餐一样,无论去哪家餐厅,都不如自己做饭更实惠。长远来看,自己开发一套计算架构显然是最经济的。  其次,它要好用。  为了满足阿里巴巴庞大的计算任务,这套系统至少要比IOE表现更好,能同时调度数千台计算机,组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大脑。  于是,阿里云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公司高层的话语里。而王坚,加盟阿里巴巴之后的职务恰恰是首席架构师,他的使命就是从零开始建立这个云计算系统。  王坚是个理想主义者。  在他丰满的理想中,这个新架构的每一行代码都要自己来写。但现实骨感:环顾四周,他身边除了几位从微软带来的旧部,几乎一无所有。  2008年10月,这个想象中属于中国的云计算系统被团队定名为飞天,源自中国神话中的形象。  后来人们说,阿里云是技术驱动型的企业。不过在我看来,最初阿里云应该是起名驱动型的企业。名字倒是起得不错,但作为三无国家,底层科技起步较晚的中国在对美国的复杂计算机系统的战争中,几十年都未尝胜绩。  中国人研究的云计算,会飞天还是坠毁,旁人心里多多少少是有判断的,只是不便明说。  说回这个疯狂的计划。  飞天相当于一个发动机的,而时间紧迫,阿里巴巴准备同时做两件事:一边制造发动机,一边为自己的主力业务淘宝网顺便造一个整车出来。  当时,淘宝网在计算力方面的主要需求就是大规模数据计算。所以,用飞天为淘宝造大规模数据计算制造整车的计划就被定名为云梯计划。  实际上,云梯计划关乎阿里的生死,不是儿戏。思来想去,公司内部还是做了两手准备:  1。用一些已有的开源软件为基础,研发一个数据计算系统,这是云梯1计划。  2。而以飞天为基础,纯自研一套数据计算系统,被定为云梯2计划。  彼时绝没人想到,五年后的那个下午,这两座通向顶峰的云梯会用怎样的姿态占据画面的中心。千军万马雄列两旁,目睹荣耀的火焰和退潮的海水。  历史就这样以汹涌的姿态,向那些准备好的和没准备好的人敞开。  二、招兵买马  满弓是阿里云的第六位工程师。  招他进来的,是王坚在微软的旧部,阿里云的第一技术负责人林晨曦。面试结束时,林晨曦歪嘴一笑,提醒满弓:你加入阿里云之后,要做好随时出差的准备。  果然,满弓签完入职合同当天下午,就被附赠了一张火车票。他要去天津帮助招聘。  满弓这样回忆十年前的那个下午:  阿里研发院2008年10月才成立,已经错过了招聘季的黄金时期。但是我们又确实太需要人才了,于是刻不容缓,要再扫荡一下那些大学,把漏网之鱼打捞回来。  跟着阿里云的招聘队伍,满弓跑遍了全国主要的几大城市十几个学校。每到一个学校,只呆三天。  第一天做宣讲,然后马上笔试;第二天统一面试;第三天发Offer。  彼时的阿里巴巴已经很有名气了。很多错过招聘季的同学喜出望外,一时间各大学校风起云涌奔走相告齐来应聘,虽然从招聘者到应聘者,都没见过云计算长什么样子。  由于招聘人手实在太少,面对堆积如山的笔试试卷,满弓他们根本判不过来。焦头烂额的满弓擦汗时一回头,看到了同行的HR小姐姐。满弓两眼放光,二话不说把她们揪过来,一晚上就教会了她们如何判卷。  经过这样连滚带爬的招聘,到了2008年年底,阿里云凑够了了三十位工程师。  话分两头。  下有林晨曦招兵买马,上有王坚每天画饼。  马云深受王坚鼓舞。虽然不懂技术,但是他逐渐发现,云计算这件事情的价值比一开始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这是因为云计算系统会制造出一种具有极强弹性的计算力。这样的计算力一方面可以为阿里巴巴添置家当,另一方面还可以批发零售给无数中小企业,为未来世界建设了一整套基础设施。  这样来看,就把独善其身的工具变成了兼济天下的生意,这不正是马云创建阿里巴巴的基本信念吗?  从这一刻开始,马云就对阿里云寄予重望。只要有空,就到阿里云的团队里和林晨曦、满弓这些工程师们一起聊天讨论。  然而,事情发展到这里,就开始有些错位了。  阿里的很多的业务部门希望的是稳定地在现有系统上加以改进,最好别冒太大风险;  但飞天团队却黄巾高擎赤膊上阵左右开弓,想依靠一己之力,开发出一套改写世界历史,可以让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完美云计算系统。  刚才我说阿里云是起名驱动型的公司,你看看这帮疯子给飞天内部模块的命名,就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了:  分布式存储的系统,就像大地一样承载万物,那就叫盘古。  调度系统,需要能掐会算,就用懂得阴阳八卦的伏羲命名。  结构化存储系统,就用会盖房子的有巢。  网络通信,就用追日的夸父。  等等。  飞天团队一片斗志昂扬。  其他部门的很多领导层,用半信半疑外加慈爱的眼光看着他们。  三、淘宝的一场战争  时间不等人,转眼到了2009年。  在隔壁淘宝网的普通员工中,有人在隔江犹唱后庭花,有人却已经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  2009年,小邪刚刚加入阿里一年,在淘宝网参与系统研发。当时他和同事都感觉到,淘宝网面临的矛盾非常明显:  业务并不赚钱,09年只有一个季度勉强盈利。而赚来的这点钱,眼看都要填进去购买服务器和软件产品,入不敷出。  小邪记得很清楚,他昨天刚听说隔壁阿里云准备搞云计算,今天就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林晨曦走到淘宝网技术团队面前,搬个板凳兀自坐下:你们淘宝的大数据系统用我们的阿里云架构吧。  代码已经写了多少?小邪问。  几行吧。林晨曦说。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云梯1、云梯2,两套系统一边搭建,一边在淘宝内部实验,一边承担部分计算任务以缓解现有系统不足的压力。  当时淘宝技术保障数据库管理员的负责人是后羿。他几次欲言又止,还是硬着头皮在内部会议上宣布了这个消息:淘宝要放弃Oracle,转投自研的数据库架构了。  结果,八十多个Oracle工程师把他堵在会议室里。你再说一句试试?  他们的愤怒完全合情合理。如果上边铁了心要干,兄弟们的前途在哪里?  最终,一场恶斗转化成了几十个工程师坐在会议室促膝谈心。技术人是讲理的:淘宝已经这么大了,如果现在不刮骨疗毒,自己砸自己的饭碗,将来整个淘宝都会命悬一线,到时候大家还不是沦落天涯。想通了这些,工程师们也冷静多了。  这八十多个工程师里,包括后来的阿里技术保障部负责人振飞。振飞站出来说:好,让我们学新技术可以,但是咱们拿事实说话。你后羿敢不敢跟我打个赌?以三年为限,用新技术的淘宝核心交易系统必须达到零故障!  后羿咬咬牙,敢!  但后羿一个人的分量还远远不够重。毕竟淘宝上有这么多业务,这么多买家,这么多卖家,万一数据迁移失败,谁来负责?时任淘宝技术总架构师行癫(现任阿里巴巴CTO)见状,把心一横,宣布自己和部门也愿意站出来,共同承担技术风险:干好了我们大家荣誉等身,干坏了要杀要剐我来扛!  看到行癫都赌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也就没人再说什么了。  2009年秋天,轰轰烈烈的IT架构升级项目在淘宝网正式启动。一群Oracle工程师,就这样含着泪,一点一点亲手拆毁自己安身立命的系统。  四、荒野求生  林晨曦用来忽悠淘宝网的几行代码,是在北京写出来的。  2009年春节上班第一天,在北京上地的汇众大厦203这间连暖气都没有的办公室里,一帮工程师一边口呼白气,一边敲出了飞天的第一行代码。  说起来,这个地方算是阿里云最早的办公室,但是门口
携程遭遇危机,并找到出路

携程遭遇危机,并找到出路

出路危机携程

  作为携程的创始人,梁建章另外的一个身份是人口学家。2016年卸任CEO之后,他见诸报章的言论也更多是关于人口与社会发展。但2018年5月开始,他却罕见的就携程价值观话题连续发声。  在一封携程CEO孙洁与董事长梁建章联合署名的致携程股东的公开信中,两位携程的最高领导者强调,以客户为中心是携程的核心价值观。就在不久前的携程2018年一季度财报电话沟通会上,梁建章再次向分析师们强调了上述价值观,并表示不会为增加短期利润而牺牲客户价值。  将价值观频频挂在嘴边,往往意味着价值观可能出现了问题。  携程确实正在遭遇一场事关价值观拷问的危机。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有关携程的用户投诉频繁爆发,多次演变为大小不一的舆论事件,这让携程的口碑与品牌在大众层面节节败退尽管在很多专业人士眼中,携程目前仍是国内能够提供最好服务、最优价格的在线旅游平台。  2017年对携程而言是黑暗的一年,捆绑销售和亲子园事件使其内外声誉均受到严重影响,进入2018年,麻烦并未终结,用户投诉事件仍时有发生,这些个案对携程品牌及口碑的减损仍在继续。  在过去的三年里,一系列资本运作使得携程成为了中国在线旅游市场当之无愧的老大,但在享受规模扩张所带来的增长红利的同时,携程也付出了相应代价。一系列看似偶发的舆论事件,不仅引发了用户对携程的普遍质疑,也暴露了携程当前增长模式的困境和局限。  在盈利与口碑、增长与体验间,携程正经历身为市场老大的烦恼。  无奈的选择  外部舆论压力带来的危险如今已经转化成实际的数字呈现在携程的掌舵者面前。  最新发布的一季度财报中,携程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第一季度净营收同比增长11%,环比增长9%;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11亿元(约合1。70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5200万元,上一季度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3。50亿元,同比增幅达20倍。  但隐忧同样存在:一季度,该季度携程交通票务服务营业与去年同期相比持平,与上一季度相比下降1%。  作为携程两大营收来源之一,交通票务营收同比持平、环比下跌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信号,而在行业规则改变的背景下,这块营收占比举足轻重的业务盈利空间也在不断被压缩。  此前为了在交通票务上谋求利润,携程多次陷入捆绑销售、退改签费用异常的投诉风波中。去年10月,一则有关携程捆绑销售的文章让其陷入了巨大的舆论危机中,压力之下,携程调整了购买流程:推出普通预订模式,该模式下,用户需要观看5秒广告。  尽管体验难言顺畅,但让用户在普通预订模式下观看广告已经是携程能够做出的最大改进。而在今年上半年举行的一次携程广告资源宣讲会上,这一位置被冠以OTA独有机票中广页的名称被携程重点推介给了到场客户。  如此苦心积虑的设计,携程自有无奈之处。  2016年上半年,去哪儿遭遇航空公司集体封杀,之后的进展显示,航空公司集体施压去哪儿只是机票销售政策发生改变的前奏。  根据民航局该年发布的票务代理新政策,国内机票代理费的前后返政策被取消,机票代理费用进入零佣金时代,新政策改变了航空公司票务管理的销售渠道和利润分配方式,票务代理的利润空间进一步缩小。  同时,在严禁票务代理机构将机票标准产品在第三方渠道销售的新规下,此前OTA盛行的平台模式(即收录机票销售代理向用户直接售票)也被摧毁。随着OTA上的机票代理商被清理,如今能在OTA上售卖机票的,除了航空公司官方旗舰店,便是已经取得机票销售资格的OTA本身。  整体上,渠道的销售返佣被取消,OTA平台模式下的向代理商收取服务佣金的模式也不复存在。双重作用下,OTA机票销售的利润空间被大大压缩。  受此影响,携程一度将交通票务业务盈利的希望寄托于捆绑销售上,但这一做法导致了用户的强烈反弹而最终不得不做出改变。售卖普通预订模式下的广告位资源,只是携程挽回相应损失的一个尝试。  携程2017年四季度财报显示,受产品调整影响,四季度交通票务营收环比下降15%,一季度财报显示调整的影响仍在继续,这暴露了携程当下的发展困局当携程稍将重心往用户体验上偏移,其营收便受到立竿见影的影响。  机票业务上的困境是这家老牌OTA近年来发展现状的一个缩影:当合并竞争对手带来的规模红利无法持续,而业务结构尚未发生重大升级,为了保持持续增长,最简单的做法便是尽力提升传统业务的营收和盈利水平,而这不可避免的将与用户体验产生矛盾。  类似情形在另一主要业务住宿预订上同样在存在。  难平的天平  携程引以为傲的高星酒店业务不久前遭遇了一次不小的舆论危机。今年4月,调查记者王志安因入住酒店卫生差而在微博投诉携程在酒店分类上存在过失,并通过竞价排名控制酒店排序,干扰用户选择。  根据《深网》的试用,目前,
谷歌翻译真的已经这么牛逼了?万万没想到

谷歌翻译真的已经这么牛逼了?万万没想到

谷歌翻译

  之前,看到一则说日本的机器人已经能通过高考,而我们连一道简单的数学题都做不出来的新闻。说实话,一般来说这种报道里都有夸大的元素,所以我一向是只信一半。  但新闻里提到谷歌翻译准确度已经非常高,我去试了一下,确实如此。  我有个还在念大学的朋友,专业是德语,论文什么的当然也要用德语写。他说他们中间不那么认真写论文的人,就直接找一篇英语的相关文献,用谷歌翻译翻成德语,然后他们再简单查查就好了。  他说:我学得不好,觉得谷歌至少英语翻成德语,比我翻得好多了。  当然,英语和德语同属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本身就非常像,谷歌翻译表现好也很正常。  但我最近发现汉英之间,比较正式的表达,谷歌翻译也不再那么傻了。  举个例子,我随便在新闻里截取了一段有关下任美国总统Trump的介绍:During the 2014 political cycle, Mr. Trump was a top contributor and fundraiser for Republican efforts. Mr. Trump also campaigned across the country, with each candidate winning by a record margin.Mr. Trump has over 25 million followers on social media. He frequently uses this platform to advocate for Conservative causes, Republican candidates and to educate the public on the failures of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Mr. Trump appears on Fox and Friends on Monday mornings and devotes much of his time to media interviews in order to promote a Free Market, the importance of a strong family, a culture of Life, a strong military and our countrys sacred obligation to take care of our veterans and their families.Mr. Trump has long been a devoted supporter of veteran causes. In 1995, the fiftieth anniversary of World War II, only 100 spectators watched New York Citys Veteran Day Parade. It was an insult to all veterans. Approached by Mayor Rudy Giuliani and the chief of New York Citys FBI office, Mr. Trump agreed to lead as Grand Marshall a second parade later that year. Mr. Trump made a $1 million matching donation to finance the Nations Day Parade. On Saturday, November 11th, over 1.4 million watched as Mr. Trump marched down Fifth Avenue with more t
斗鱼下架背后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斗鱼下架背后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斗鱼下架

  各大电竞赛事火热的十一假期,游戏直播APP斗鱼却在各大平台下架了。  早在10月2日凌晨,有微博网友称斗鱼直播APP在Android手机自有应用商店里突然下架,已无法搜索到。之后有苹果用户在更新斗鱼直播App时,发现弹出窗口显示此项目已不再提供。此外,百度手机助手、腾讯应用宝等第三方应用市场也遭下架。换言之,下架斗鱼直播APP并不是单个平台的行为。  斗鱼方面,至今也没有正式回应,但之前并非没有预兆。  斗鱼下架背后  有媒体报道称,斗鱼直播APP下架前夕,曾在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页面中植入了人人贷的广告:当天的比赛是两支外国队伍,GMB和GRX,斗鱼在直播间搞了一个抽奖活动,发送指定内容的弹幕可以抽奖。从网友截屏的当时内容来看,借钱就找人人贷刷满了整个比赛画面。对此,《中国企业家》记者曾连续到人人贷方面,对方回应称:斗鱼下架一事与我们没有关系,是他们内部产品在做调整,算是主动下架。  另一种说法是关于主播陈一发儿9月11日的直播四周年纪念日。尽管尚处违规被封禁期间,但在她的直播间里,粉丝却依旧赠送火箭等大额礼物、发送祝福弹幕。多个第三方平台统计数据显示,9月10日中午至11日中午,粉丝在陈一发儿直播间送礼总额约22万余元,刷礼高峰出现在9月11日凌晨左右,1小时内的送礼数据最高达12。3万余元。有接近监管的业内人士猜测,可能是此事导致了斗鱼APP被全网下架继续整改。有媒体对此去向斗鱼负责政府事务的副总裁袁刚询问,后者并没有回应。  陈一发儿是今年游戏直播行业的标志性事件。今年7月,知名主播陈一发儿被曝出2年前曾在直播中调侃南京大屠杀、东北沦陷,引发舆论哗然,共青团中央甚至置顶了微博对其进行批评。层层重压之下,斗鱼宣布对其进行无限期封禁。虽然直播被暂停,但陈一发儿等遭到封禁的主播直播间仍可访问,这也是9月上旬出现粉丝仍可以赠送火箭等大额礼物等庆祝活动的原因。  实际上,伴随游戏直播进入强监管时代,主播引发的问题屡屡让斗鱼身处舆论漩涡。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