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区块链技术研究

个人简介,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周鸿祎推荐:这是写区块链最好的一篇文章

周鸿祎推荐:这是写区块链最好的一篇文章

基础概念基础概念

2月28日消息,奇虎360创始人周鸿祎发布朋友圈,转载纽约时报杂志文章《骗子、假先知们一夜暴富背后:区块链是回归互联网本来意义的唯一希望》,并评论说这篇文章是迄今为止我所认为的最深入浅出的、最明明白白的一篇文章,没有大道理,没有空洞的口号,没有吓唬人的概念,这才是学习区块链技术最需要的基础。这组词序并没有任何意义,真正让它们有价值的地方在于,这个词序是由一个被称为 MetaMask 的软件专门为我一个人生产的。用密码学(cryptography)术语表达,就是助记词(seed phrase)。这组词汇读起来感觉毫无连贯性而言,却可以转变成一把钥匙,打开数字银行账户,或者进行在线认证。而且只需几步就完成了。电脑在屏幕上告诉我要保证我的助记词的安全:写下来或者放在电脑上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匆匆的将 12 个单词写在便签纸上,然后点击了一个按钮,就变成了 64 个看起来毫无规律可言的字符:1b0be2162cedb2744d016943bb14e71de6af95a63af3790d6b41b1e719dc5c66这在密码学中被称为「密匙」:这是一种身份验证的方式,但与现实生活中拿钥匙开锁的方式有很大的不同。我的助记词每次都可以产生准确的字母顺序,但如何对钥匙的初始词组进行反工程尚不可知,这就是为什么将种子词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密匙的字母会进行两次的转变,创造一串新的字符:0x6c2ecd6388c550e8d99ada34a1cd55bedd052ad9这一串字符就是我的以太坊(Ethereum)区块链的地址。1在过去一年间,加密货币比特币的价值增长了超过 1000%,以太坊与比特币属于同一类货币。以太坊拥有自己的货币,最著名的就是以太币,但这个平台不仅拥有钱,它的范围更加广泛。你可以把的以太坊的地址看成类似银行账户、邮箱地址或者一个社保号。目前,它在的电脑上就是一串毫无意义的字符,但只要我想进行任何的交易,比如参与一个众筹活动或者进行一个在线的公投,这个地址就会传给出一个临时的计算机网络,对交易进行验证。验证的结果会再一次传到更大范围的网络,会有更多的机器进入一种竞争的状态,进行复杂的数学运算,胜出者会单独对这笔交易进行记录,在以太坊的历史上,每笔交易都进行了规范的记录。因为这些交易都是通过一种有序的数据「块」进行登记,所以这个记录就被成为区块链。完成整个交易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从我的角度来看,这种体验与平常的网络生活并没有多大的差别。但从技术层面来看,确实相当的神奇,有一些东西在 10 年前几乎是难以想象的。在不依赖传统机构建立信任的情况下,我成功的完成了一笔安全交易。没有中间商;没有社交媒体网络收集我本次交易的数据以便更好的进行广告的精准推送;没有信用机构跟踪这次活动以便进行经济可信状况的建构。是这个平台让所有的这一切成为了可能吗?不过,没有人拥有这个平台。没有风投资本家投资以太坊,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公司。作为一种组织形式,以太坊比任何一家私营公司都更加的民主。没有专制领导的咆哮。只要加入这个社区,做一些工作,你就是在帮助驾驶以太坊这艘航船。同比特币以及其他大多区块链平台一样,以太坊更像是一个蜂巢,而非一个正式的实体。它的界线很模糊,是一种扁平化的等级制度。还有另外一面:在这个蜂巢中,有一些人通过他们的劳动,所积累的账面净值已达到数十亿美元,2017 年一月一日,以太币的价值只有 8 美元,而一年以后,这个价值就达到了 843 美元。对于这种转变,你可能会是一种蔑视的态度,觉得不值一提。毕竟,比特币和以太币价值失控性的增长绝对是非理性蔓延的典型案例。这种神秘的技术突破目前看起来与登录网站进行信用卡还款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我们为什么要关心这样一种技术呢?但这种蔑视是一种目光短浅的做法。从互联网发展的历史中,我们学习到了一件事情,这种软件架构看似神秘,可这种技术一旦发展成更加宽泛的计算,则会释放出深远的力量,影响全球。如果邮件标准在 20 世纪 70 年代予以采用,将公匙和密匙作为一种默认设置,从索尼到 John Podesta(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竞选总干事)的每个人都将不会再受到大规模邮件被黑的困扰,数百万的普通用户也不用再身份盗用的问题。如果,万维网的发明人 Tim Berners-Lee 在最初的标准中采纳定位社交身份协议,今天我们可能就没有 Facebook 了。以太坊这类区块链背后坚定的信仰者认为,分布式的信任网络是软件架构的一个进步,历史一定会证明它的伟大意义。这种期望进一步推涨了加密货币的价值。但是,比特币泡沫很可能最终会成为区块链真正意义上的一个狂欢。很多追捧者认为,对这种新技术的期许并不在于到取代我们现有的货币,而是取代我们当前对互联网的观念,同时将网络世界拉回到一个去中心化的平等体制。如果你相信这些追捧者的言论,区块链就是未来。但这也是一种回到互联网本来意义的方式。2在无限的资源和全球连接这种乌托邦梦想的激励下,在过去的这些年,互联网似乎变成了一个替罪羊:成为了我们所面临的一切社会问题的根源。俄罗斯黑客在 Facebook 上利用虚假新闻瓦解了民主体制;推特和 Reddit 上仇恨言论肆虐;极客精英们的巨大财富使得收入不平等状况加剧。对于我们很多在互联网初期就开始使用网络的人来说,最近的几年让我们有一种堕落之感。互联网本来承诺成为由大量小报、博客、自建的百科等新媒体;二十世纪主导大众文化的信息巨头本应该让位给更加去中心化的体制,一种合作性的网络而不再是一个具有等级制度的传播渠道,反映出互联网本身的点对点架构。然而今天的网络不再是乌托邦,充斥着金融泡沫、垃圾信息和无数的其它问题。但是,人们总猜想堕落的背后隐藏着进步。去年,这样的侥幸最终坍塌。在互联网,怀疑并不是什么新的事物。不同之处在于,批评的声音更多的是来自以前对网络极度推崇的人。「我们想要对互联网进行修补,」Walter Isaacson 说。他是乔布斯传记的作者,这句话是他在川普当选几周后写的一篇文章中所说。「经过 40 年的发展,互联网开始腐化,不仅仅是互联网还有我们。」谷歌前战略官 James Williams 告诉《卫报》:「注意力经济的活力正结构性的危害人类的意志。」纽约顶级的风投公司 Union Square Ventures 的管理合伙人 Brad Burnham 在博客上抱怨数字时代的准垄断所导致的额外危害:「在 Facebook 无差异化的内容洪流中,出版社发现自己正变成商品内容供应商。谷歌搜索算法的一个微小变化就能导致一家网站财富的流失。当亚马逊决定在中国直接采购商品并重新规划自己商品的需求时,制造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销售下滑。」(Burnham 的公司投资了我在 2006 年成立的公司;等到 2011 年公司被出售时,我们之间并没有财务关系。)甚至是网络的发明人 Berners-Lee 也写了一篇博客表明自己的忧虑,以广告为基础的社交媒体和搜索引擎创造了一种环境,「让人震惊或者专门为吸引偏见所发布的虚假信息,像野火一样在网络上肆意传播。」对于大多数评论家来说,解决这些巨大的结构性问题的办法就是,要么提出关于这些工具危险性的新忠告,比如掉我们的智能手机,让孩子们远离社交媒体,要么只能借助于强有力的监管和反垄断手腕:使科技巨头与其他对公共利益至关重要的行业(如早先的铁路或电话网络)一样受到审查。这两个想法都值得赞扬:我们可能应该制定一套新的习惯来管理我们如何与社交媒体进行互动。看起来像 Google 和 Facebook 这样强大的公司就应该像电视网络一样面临相同的监管审查,这完全是明智的做法。但这些干预措施不太可能解决网络世界面临的核心问题。毕竟,在上世纪 90 年代不仅仅是司法部的反垄断部门质疑微软的垄断权力,同时也出现了新的软件和硬件,比如网络、开源软件和苹果产品,这些都破坏了微软的主导地位。以太坊(Ethereum)这样的平台背后的区块链布道者认为,软件、密码和分布式系统方面的一系列先进技术,有能力解决当今的数字问题。比如,在线广告的腐蚀性激励机制;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的准垄断;俄罗斯的误报运动。如果他们成功了,他们的发明可能会比任何反垄断规则更有效地挑战科技巨头的霸权。他们甚至声称,为资本主义的赢家通吃模式提供了一个替代方案,而不会把财富不平等推到了强盗贵族时代以来没有见过的高度。这一补救措施在任何普通科技消费者了解的产品中都尚不可见。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进入主流认可的区块链项目就是比特币,但它正处于一个投机泡沫中。这场泡沫使得连上世纪 90 年代的互联网 IPO 热潮看起来都只能算是邻居的车库拍卖。这里存在着困扰所有试图理解区块链人的一个认知冲突:这场很可能发生的革命的潜在力量正在被它所吸引的人群积极地削弱,这群人是名副其实的骗子、假先知和雇佣兵。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那些追求开放和去中心化网络的技术专家们发现自己被一群想一夜暴富的机会主义者所包围。问题在于,泡沫破灭后,区块链的真正承诺能否持久。3对一些现代科技史的学生来说,互联网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历史剧本。就像 Tim Wu 在他 2010 年出版的书中提出的「总开关」那样,所有主要的 20 世纪信息技术都有一个相似的发展模式。从一开始爱好者和出于好奇心和社团的玩具,到最后终结于跨国公司对股东价值最大化的持续关注。Wu 称这种模式为周期,至少在表面上,互联网以令人信服的准确度符合这样的周期。互联网最初是由政府资助的学术研究项目和业余爱好组成的大杂烩。但万维网首次进入大众想象中的 20 年后,它在谷歌、Facebook 和亚马逊也间接地从苹果公司这些在资本主义史上最强大、最有价值的公司中诞生了。区块链的倡导者并不接受这一周期的必然性。他们认为,事实上,互联网的根本比以前的信息技术更彻底地开放和分散,而且如果我们成功地坚持这种根本,它本可以保持这种状态。网络世界就不会被少数信息时代的巨头主宰;我们的新闻平台也不会这么容易受到操纵和欺诈;身份盗窃将远不这么常见;广告收入也将分布在更广泛的媒体领域。要理解其中的原因,我们可以将互联网看作是相互堆叠在一起的两种完全不同的系统,就像考古挖掘中的地质层一样。其中一层是由 20 世纪 70 年代和 80 年代开发的软件协议组成的,并在 90 年代达到了临界数量,至少在受众方面是如此。(协议是通用语言的软件版本,是多台计算机同意彼此通信的一种方式。有一些协议控制着互联网原始数据的流通,有一些协议控制发送电子邮件消息,以及有一些协议定义网页地址。)然后在他们之上,是另一层基于网络的服务Facebook、谷歌、亚马逊、Twitter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基本上都是这些服务掌控互联网世界。第一层我们称为 InternetOne是建立在开放协议之上的,而开放协议则依次由学术研究人员和不归属与任何人的国际标准组织定义和维护。事实上,最初的开放性仍然存在于我们周围,以一种我们可能不太能意识到的方式。电子邮件仍然是基于开放协议 POP、SMTP 和 IMAP;网站仍然使用开放协议 HTTP 服务;比特仍然通过互联网的原始开放协议 TCP/IP 传输。你完全不需要了解这些软件协议是如何在技术上运转的,就可以直接享受它们带来的好处。他们共有的关键特征就是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如果你想建立一个网页,你不需要向拥有 HTTP 协议的公司支付授权费;如果你想用 SMTP 发送电子邮件,你不必向广告商出售你的部分身份。与维基百科一样,互联网的开放协议是人类历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基于人民群众的产品。要理解这些协议的好处是多么巨大而又难以察觉,那就想象一下其中一个关键标准没有被开发出来会是怎么样。例如,我们用来定义地理位置的开放标准 GPS。全球定位系统(GPS)最初由美国军方开发,在里根政府时期首次被用于民用。在大约 10 年的时间里,它主要被航空工业使用,直到个人消费者开始在汽车导航系统中使用它。现在我们有了智能手机,可以从我们头顶的 GPS 卫星接收到信号,我们利用这一非凡的力量做了各种事情,从寻找附近的餐馆、玩 Pokemon Go,到协调救灾力量,无所不包。但是,如果当年军方把全球定位系统排除在公共领域之外又会怎样呢?那么,估计在 20 世纪 90 年代的某个时候,表明消费者对建立精确的地理坐标感兴趣的一个市场信号可能会流向硅谷和其他科技中心的创新者,因为这样就可以把这些位置投影到数字地图上了。竞争对手之间肯定会有几年激烈的竞争,他们都会把自己的专用卫星送入轨道,推进自己的独特协议。但考虑到从单一常见的方法验证位置的效率,最终市场会选定一个占主导地位的模型。我们就叫那个假想的公司 GeoBook 吧。最初,对于试图在硬件和软件中建立定位意识的消费者和其他公司来说,全面拥抱 GeoBook 将是一种飞跃。但慢慢地,一个更黑暗的故事将会出现:一个能够追踪全球数十亿人动向的单独一家私人公司,会建成一个基于我们移动位置的广告巨头。任何试图构建地理感知应用程序的初创企业在强大的 GeoBook 面前都很脆弱。适当的愤怒论战将会被写来谴责天空中这个老大哥的公众威胁。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原因很简单。地理定位,就好像网页和电子邮件地址和域名的位置一样,是一个我们用开放协议解决了的问题。正因为这是一个我们没遇到的问题,我们很少考虑到 GPS 是有多么出色地完成了工作,以及在它的基础上开发了多少不同的应用。开放的,分散的网络在 InternetOne 层上非常活跃而且运转良好。但是自从我们在 90 年代中期在万维网上安定下来之后,我们就很少采用新的开放标准协议了。在 1995 年之后,技术专家所解决的最大的问题许多是围绕着身份、社区和支付机制都留给了私营部门去解决。这在本世纪初带来了一个强大的互联网服务层,我们可以称之为 InternetTwo。尽管互联网开放协议的发明者们极具聪明才智,但他们没有把一些关键元素放进开放协议。这些元素后来被证明对网络文化的未来至关重要。也许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建立一个安全的开放标准来在网络上确定人类的身份。信息的单位可以被定义网页、链接、消息但是人们没有自己的协议:没有办法定义和分享你的真实姓名、你的位置、你的兴趣,或者(也许最重要的是)你和其他网民的关系。事实证明这是一个主要的疏忽,因为身份正是一个能从公认的解决方案中获益的问题。它是以太坊的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所描述的「基础层」基础设施:诸如语言、道路和邮政服务、商业和竞争发生的平台实际上都是通过在公共领域的底层来支持实现的。在线下,我们没有一个开放的市场来购买实体护照或社保号码;我们有一些大多由国家力量支持的著名权威机构,用这些权威来想别人证明我
区块链公司谈区块链技术对未来行业的影响

区块链公司谈区块链技术对未来行业的影响

记录谎言

寻找有才能和值得信赖的申请人据估计,多达85%的求职者在求职申请或简历中包含虚假信息。这些可能是善意的谎言,也可能是精心编造的谎言,但对于这个行业的最终结果是一样的:似乎越来越难找到既合格又值得信赖的人才。区块链可以帮助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这要归功于它的底层技术,该技术依赖于共识来构建不可变的记录。我们大多数人关注的是财务记录,但这些记录可以是任何类型的记录包括求职者的教育和职业背景。区块链所代表的,本质上是一种价值护照,或者借用动物世界的话,是一种血统文件。一个人的个人和职业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可能很快成为区块链分类账的一个分录。区块链分类账不能伪造或篡改,除非得到相关各方的同意,一个人从一个雇主转到另一个雇主的情况,可以很容易地追踪。加快国际支付速度,降低国际支付成本在国际商业世界中,交易商品和服务的过程可能是昂贵和繁重的。当货币和产品跨越国界时,换句话说,当价值在实体之间交换时,涉及多个步骤和费用。需要担心的是汇率,汇率会定期变化,加上资金清算的等待时间,以及为和解和建立信任而聘请第三方服务的成本。这个过程没有中央权威只有一系列提供验证服务的公司。在不久的将来,区块链将作为一种公正可靠的交易媒介在这里得到应用,同时也将成为一种以不妥协的准确
来认识一下区块链电子货币的前身,会发现当下热门的区块链模式原来早就存在。

来认识一下区块链电子货币的前身,会发现当下热门的区块链模式原来早就存在。

星星自己

往星星与你一起遇见更好的自己本文摘录自得到专栏徐来老师的《给孩子的博物学》文末可扫码订阅,直接领20元红包你有没有想过,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人见人爱呢?钱,简单来说就是一把尺子,用来测量咱们平时吃的、穿的、用的,以及别人帮你做事情的价值。在大多数情况下,有了这把尺子,我们才好判断,自己值不值得用手上的东西,去换其他人手上的东西。黄金和白银为什么会成为尺子?古代最重要的钱是黄金和白银,尤其是黄金即使到现在,它也依然是财富的象征。人类当然不是约好了要使用黄金的。这是由黄金自己的特性决定的,第一,它固体,便于携带,易于交换。第二,黄金这种金属的特性很稳定,不像铁一样,容易生锈。第三,它只需要用很简单的方法就能提炼出来,不会像提炼白金一样,需要超过1700度的高温才能实现,这对古代的人类来说是完全不可能达到的。更重要的是,黄金在地球上的存量不能特别多,物以稀为贵嘛。否则这些钱就不那么值钱了;但也不能太少,否则制作的成本太高,也会影响生产和使用。要满足这么多的条件,黄金就进入人们的视野了。黄金这个东西,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好处,那就是非常稳定,不容易跟其他物质发生化学反应,或者说它的性格特别宅,不喜欢跟其他人交往。不信,你可以看看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金项链、金戒指啥的,不管戴多久,都是金灿灿的。而且,黄金在自然界里天然存在,自然形成的金块儿叫狗头金。而且,自然界中的黄金不算多,人类到目前为止已经生产出来17万吨黄金,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加上次他一等的白银,就足以当作货币来流通了。世界上最大的钱当然,在世界各个地方,也有过黄金白银以外的钱
区块链行业暴增,中国进入区块链时代

区块链行业暴增,中国进入区块链时代

区块链技术区块链

2018年,区块链成为高频词汇,互联网界各大企业掌门人,都不约而同地谈到了区块链技术。近日,2018年世界区块链峰会(WBC),2018区块链技术及应用峰会(BTA)等都在北京盛大召开。2018年,区块链行业呈全民爆发式增长,中国的区块链时代已然到来。虽然2017年区块链行业热度高涨,但如果将区块链类比互联网发展,区块链目前还处于拨号上网的时代。而DAG出现的意义,便是将行业带入宽带时代。据不完全预估,区块链在2018年或2019年将会有少量实际应用落地,真正爆发式的发展将会在2019年及以后。近日,全球DAG公有链开源项目TrustNote创始人周政军表示,我们将要进入区块链3.0时代。火遍全球的区块链游戏以太猫曾一度创下38天破6000万元交易额的记录,这让区块链技术走进了一个更大众化的视野中。同时,基于以太坊研发的这款区块链游戏也遭遇了游戏任务算力不足、网络阻塞、交易延迟等技术问题。在TrustNote创始人周政军看来:这种情况的出现说明并发能力不足是区块链行业从2.0向3.0衍化过程中的重要痛点。谈及技术,周政军讲到:区块链中有一个重要的角色矿工。矿工有三个关键性的动作:交易检查、通过挖矿选一个可信记账员、在拿到可信记账员的基本有效性之后,检查交易账目数据的UTXO模型依赖关系,判断是否双花。整个挖矿过程基本都是阻塞式的,采用单步执行的方式完成。在整个区块链网络中,矿工的三个关键性的动作会在某一个区块链区间发生,它们都是要按同步阻塞的方式被写入,很容易发生拥堵。区块链看起来有很多分布式的节点,但基本还是一个同步写入式的数据库。可拓展性问题是当下区块链产品技术上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而且也是整个行业面临的最主要问题,如果这个问题解决掉了,才能够解决区块链被广泛应用的问题。侧链,根据交易的双方或者多方之间的预设信任关系简化他们之间的共识模型,可以让他们直接建立一个支付通道。为了提高并发量,建立一个单独的通道,既起到了一个简化
“区块链”熟悉却又陌生的词语!

“区块链”熟悉却又陌生的词语!

模式机制

第一篇:认知一、意义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所谓共识机制是区块链系统中实现不同节点之间建立信任、获取权益的数学算法。二、法则存储即所有区块链世界里,个体所有的资产以区块的方式存储在分布式的服务器上,理论上讲,这些资产的归属权属于个人,所以,存储介质和方式的变化,让资产的所有权交付给了个体,这是一个令人心动的变化。数据即资产区块链作为一种价值网络,链上的数据都将因为需求的存在,而被定义为资产,即需求即价值。行为即挖矿每个人的行为,都将被切碎为一个个挖矿的动作,给社区贡献能量。人的行为本身就是能量的一种释放,就像呼吸,本质上是氧气和二氧化碳的能量转换,类似的社会行为都可能因为区块链和硬件的结合,而成为可测量的能量转化过程,源源不断的给社区生态提供能源,一如当下的挖矿行为就是在帮助区块链记账,支撑起了区块链生态的繁衍。代币即奖励在区块链世界里,但凡你的资产或行为有创造或流通,它都将以cryptocurrency的形式奖励到你的数字钱包里,这种奖励机制的碎片化和无缝细化,给了价值社会以最充分的想象,这才是区块链高潮迭起的根本原因。通证即信用一个token代表了一个信用值,它是有价格的信用凭证,自由流通。token作为一个技术名词,的确迷惑了太多局外人,再加上技术传播者在遣词造句上的黔驴技穷,使得一个简单的词汇把本就复杂的区块链世界缠绕的更加迷惘。token是一种权益证明,上面写明了主体的责权及其资产归属,比如你的身份证、景区门票、发票、股权等,都是一种你在某个垂直场景中的信用记录。代码即合约在区块链上,代码取代文本,成为合约的新
区块链成为当下“宠儿”你怎么看?

区块链成为当下“宠儿”你怎么看?

交易区块

区块链(Blockchain)是比特币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本质上是一个去中介化的数据库,同时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关联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一次比特币网络交易的信息,用于验证其信息的有效性(防伪)和生成下一个区块。狭义来讲,区块链是一种按照时间顺序将数据区块以顺序相连的方式组合成的一种链式数据结构, 并以密码学方式保证的不可篡改和不可伪造的分布式账本。广义来讲,区块链技术是利用块链式数据结构来验证与存储数据、利用分布式节点共识算法来生成和更新数据、利用密码学的方式保证数据传输和访问的安全、利用由自动化脚本代码组成的智能合约来编程和操作数据的一种全新的分布式基础架构与计算方式。接下来,我们一起看一看在真实生活中如何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网络安全之上。2018区块链的火爆程度一度超过人工智能。区块链的大名,相信不光是大佬们听说过,很多普通人谈到区块链时,多多少少都是有所了解的,即使是不投身其中,差不多也能以这个话题聊上几句,比如炙手可热的比特币、挖矿等等,并且,也有很多对区块链并不是多么了解的人听了很多一夜暴富的区块链圈内致富神话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