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图3

铁憨憨

爱学习的小可爱

显示 1–10 / 44 条结果

认识经济

认识经济

认识经济

本书深入浅出,可读性强 用简单的图表和丰富的案例展示深奥的经济逻辑,帮助我们理解背后的经济学意义及我们的经济行为和商业决策 系统全面,涵盖经济的方方面面 从个人收、消费行为分析到个人决策 从企业成本、收益、利润等的生产经营决策到市场竞争、垄断分析,再到国际贸易环境和战略 从政府限价、*工资水平、税收、汽车补贴、农业补贴到利率、金融市场,再到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等政府市场干预背后的逻辑。 身处经济,这些广泛的问题,都会对我们产生很大影响。个人、企业、消费者、管理者、创业者,还是政策制定者,不论是谁,都可以通过本书认识经济。 本书深浅出,可读性强 用简单的图表和丰富的案例展示深奥的经济逻辑,帮助我们理解背后的经济学意义及我们的经济行为和商业决策 系统全面,涵盖经济的方方面面 从个人收、消费行为分析到个人决策 从企业成本、收益、利润等的生产经营决策到市场竞争、垄断分析,再到国际贸易环境和战略 从政府限价、*工资水平、税收、汽车补贴、农业补贴到利率、金融市场,再到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等政府市场干预背后的逻辑。 身处经济,这些广泛的问题,都会对我们产生很大影响。个人、企业、消费者、管理者、创业者,还是政策制定者,不论是谁,都可以通过本书认识经济。 
¥19.09
大国简史 英国篇

大国简史 英国篇

第一讲为什么从“大宪章”讲起(一)英国崛起的内核原因:制度精神何为制度精神1.对制度的尊崇。这种规则意识和契约精神使英国有了一种其他国家不具备的大局观和长远眼光。2.善于用制度解决问题。比如英国海军最早设立一整套的纪律制度和作战规则,用制度的力量逼着每一个人、每一艘军舰奋勇向前,最后形成了英国海军超强的战斗力和战斗作风。(二)英国制度精神的源头:大宪章13世纪,英国国王与封建贵族签订的契约,把好几十条封建权力和义务都做了规定。大宪章为何是英国制度精神的源头1.产生过程体现制度精神。约翰王为打仗肆意征税,引起不满,贵族起兵,让国王接受制度规范的制约,而不是要自己当国王。2.大宪章的内容包含了对后世至关重要的原则。如“王在法下”原则。(三)制度精神的巩固发掘大宪章的意义,让大宪章的精神为现实政治服务,这一过程至少持续了两百年,制度精神深入人心。大宪章至高无上的地位,是几百年被人不断强调,不断运用而形成的。制度精神的形成需要好几代人共同努力。第二讲宗教改革:如此特殊,又如此重要(一)英国宗教改革主要内容1.英国教会脱离罗马教皇管理,听从英国国王领导。2.剥夺天主教会的土地归国王所有。(二)英国宗教改革的特殊之处1.没有流血事件。(欧洲大陆爆发大屠杀和战争)2.改革方式是国王与议会合作,通过法律实施改革。(欧洲大陆通过行政命令改革)宗教改革爆发出的巨大能量被制度和程序吸收了。3.实现了新教与天主教的妥协。制度是一种各方的契约,要求得到最大公约数。因此制度精神反对走极端,提倡妥协。宗教教义方面采用新教教义,在宗教仪式上保留大量天主教仪式。(三)英国宗教改革的特殊性对英国的影响1.政治上,英国真正实现独立自主。2.没有爆发流血冲突,国内政局稳定,把更多精力投入海外。3.经济上,获得天主教会财产,财产流通起来,催生英国中产阶级。4.和平的宗教改革形成了英国的宽容社会,吸引了全欧洲的人才,为英国发展带来技术和资金。当制度精神作用于信仰层面时,就可以为国家提供一种折中选项,远离动荡和极端。第三讲革命vs复辟:原来真正的焦点是制度(一)英国革命爆发的原因查理一世不愿受大宪章的约束,认为王权至上,违背了英格兰“王在法下”的传统理念,破坏了从大宪章以来就实行的制度。英国革命的焦点不是权力归谁所有,而是制度,是王权受制度的约束,还是制度受王权的约束。英国革命实质是统治阶级内部围绕制度这个焦点进行的革命。(二)从制度的视角看英国革命英国内战,革命派克伦威尔掌权后,更加不受制度约束。革命并没有起到维护制度的作用,因此克伦威尔一死,英国立刻复辟。但复辟不是倒退,而是与国王谈好条件,使其受制度约束。第四讲光荣革命:英国何以从此告别革命(一)光荣革命的背景国王詹姆士二世进一步扩大王权,并且想恢复天主教在英国的地位,同时触犯了英国人的政治底线与宗教信仰底线。(二)光荣革命的影响1.通过《权利法案》,奠定了英国君主立宪制的基础。比《权利法案》更关键的是之后颁布的具体法律,从各个方面支撑住了《权利法案》里各项原则。2.英国光荣革命实质是以《权利法案》为核心的系统的制度重建。3.光荣革命不流血的过程,以及系统性的制度重建,实际上为英国确立了一种用法律和制度解决问题的路径。第五讲征税大事:不得不说的政府钱袋子(一)光荣革命之后税收制度的变化1.废除“包税”制度,由专职国家机构负责征税。税收制度国有化,专职化。2.建立与税收制度相配套的财政制度。(二)新的税收财政制度为英国崛起打下了基础第六讲英格兰银行:第一家中央银行成立的背后(一)英格兰银行的意义和影响1.第一个以政府为主要客户的银行,把政府与私人资本联系起来。2.国家越强大,资本越获利;资本越扩张,国家财政越宽裕。良性循环。(二)与中央银行配套的制度1.比较成熟的议会制度提供法律保障。2.国家财政制度,税收制度改革。第七讲海外扩张的开局:为什么注定能“逆袭”形成了新的民族素质和国家禀赋1.设立全民食鱼日,增强普通群众与海洋的联系,渔业得到发展,锻炼出优秀水手,为航海与海军的发展奠定基础。2.稳定英镑,形成超一流的国家信用,反映出大局观与长远眼光。3.专利保护制度,激励工商业发展。第八讲大三角贸易:为什么成了英国的第一桶金具有大局观与长远眼光1.双向维度的三角贸易,不仅将美洲作为欧洲市场的产品来源,还开拓美洲市场,将美洲作为英国产品的倾销地。2.用全球视野做三角贸易,不仅向非洲出口欧洲产品,还出口印度等殖民地产品,将三角贸易做成全球贸易。第九讲北美殖民:英国凭什么完胜对手制度精神与长远规划、长期经营1.特许状制度,对殖民者进行产权保护,用制度激励殖民开荒。2.法国和西班牙在殖民地实行集权统治,没有产权保护,目标在于收购当地特产;而英国重视殖民地的产业发展,实行自治管理。第十讲美国独立:英国成功的“失败管理”(一)北美殖民地要求独立的原因 英国在北美的政治统治与经济统治不匹配,北美殖民地政治高度自主,经济受管控,这种反差造成独立战争爆发的真正原因。(二)英国对丢失北美殖民地的止损1.认清现实,承认失败,停止战争。2.重建利益格局,将敌人变为朋友,与美国建立外交关系。3.调整力量配置,大力发展与美国的贸易关系,使美国产生对英国的经贸依赖与资本依赖,英国通过贸易和金融获得对美国的间接的、隐性的控制。第十一讲巨型股份公司:缔造帝国的秘密武器1.股份公司拆分了风险,聚合了目标,不仅是将私人资本聚合,还聚合了政府与私人资本的力量。在扩张中,巨型资本做先锋,国家政府做后盾。2.英国的制度设计把握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在无数不同的小目标之间发挥聚合作用,最终成为大目标。第十二讲东印度公司(上):史上最牛的公司怎么做生意?1.股份制使其资本可以累积。2.善于利用当地已有的贸易结构,借力,控制成本与风险。3.资本雄厚且有军事实力。第十三讲东印度公司(下):一个公司怎么打下印度?善于借力。1.军队混编制度,由英国人管理印度土兵。2.以印度王公的旗号参加印度战争,把土地征服隐藏在印度内战之下。3.用收买的方式瓦解对手。4.借助印度王权统治印度,利用原先的统治结构进行统治。第十四讲自由贸易:强者如何转换心态?重商主义:看重贸易顺差与积累金银,特点是排他性与垄断性。从重商主义到自由贸易的转变1.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的理论支持。2.工业资本家迫不及待要将产品投入世界市场,支持自由贸易。3.重商主义在英国是一套完整的制度体系,过渡到自由贸易后依然有一套完整的制度体系,由重商主义变为自由贸易是制度体系的重构。4.由重商主义到自由贸易的制度重构,是英国从排他的弱者心态向进攻的强者心态转变。5.自由贸易进一步刺激英国国内工业的发展。6.由于在全球推动自由贸易,英国自然而然成为了国际金融结算、国际保险业务和国际海运的中心,成为在这些领域的规则制定者。第十五讲自由帝国主义:打造“无界帝国”1.海外扩张的重点由占领殖民地转向强迫别国接受自由贸易。2.如遇抵抗,坚决动用武力。3.要点式占领,对殖民地的占领只占关键地点。第十六讲帝国主义:落入“过度扩张”的陷阱重新开始大量抢占殖民地的原因1.边际扩大,新邻居变多了,不安全感也多了,用进一步的扩张消除不安全感。2.受列强抢占殖民地大潮的影响。3.为了扩张而扩张,没有具体利益和目标的扩张。第十七讲史上最大帝国怎么低成本管理1.殖民地管理模式多元化,因地制宜。2.权力下放,让殖民地当局管理殖民地。3.权力拆分,权力制衡,限制殖民地当局权力。好的制度是规范性和包容性的统一。第十八讲工业革命为什么不是一场技术革命?1.工业革命是组织形式的变革。2.工业革命催生新的时间观念  
¥0.00
佛学50讲

佛学50讲

坦率说,到今天我还没有听完这52本经典解读,不是熊逸讲得不好,而是我自己不够专注,听了后面忘了前面,时间也总觉得不够。但对熊逸的印象变得非常深刻。从他的讲课可以感到,他是把这些书读透了的,而且是站在某种高度去读,读出了精华、拥有了高度、梳理了逻辑。一个人能够把这么多典籍读透,而且能够深入浅出、提纲挈领讲出来,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因此,心里由衷对他产生了某种佩服。我到百度上去搜索熊逸,发现关于他本人的信息非常少,甚至有人还在讨论他是男还是女的问题,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感觉。熊逸也不是他的真名,他常常用不同的笔名写文字。据说他是个连大学都没有上过的人,不是科班出身。这倒反而让我明白了他的思想和观点为何如此飘逸潇洒,完全不受约束的原因了。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不问背景的,即使背景很好也不是靠背景吃饭的。优秀的人只靠实力展示,即便在日常生活中也是一样。我和人交往的时候,如果对方的名片上写了一大堆头衔的,基本都是虚张声势的草包一个。搜索了百度之后,我发现熊逸真是个实力派,居然写了那么多书,横跨了文史哲宗教政治等多个领域,而且大部分书的可读性都很强。他的眼光,已经不仅仅在国学领域,其观点的引用和分析,已经横跨东西。这样一个把学问做通的人,据说年龄才40岁左右。能够做到这一步,除了天资聪慧,还有个性和习惯的力量在里面。从个性方面来说,需要能够静下心来,才能把学问做起来。据说他很少出门,出门只为了买生活必需品,为了去饭馆点个菜吃个饭。他最大的愿望是有一个房子,自己待在里面,只要留一个窗口给他送饭就行。这让我想起了屠格涅夫的一篇短篇小说,讲一个人和地主打赌,说在一个房子里待上十年,如果一天不出来,地主的财产就是他的。结果地主答应了。在这十年中,这个人每天读小说、学音乐、读历史、研哲学、读宗教,最后什么也不读进入冥想状态,成了一个通达天地的高士。在十年到来的最后一天,他突然从房间里走了出去,放弃了对地主的财产诉求。从能力的习得来说,熊逸毫无疑问养成了思考的习惯和专注的习惯。不以专注学习和思考为乐,不可能出产如此多的思想著作,学问会做得如此精深广博。年初的时候,熊逸又在得到推出了《佛学50讲》。这个很对我的胃口,不是我信佛教,而是我对于佛教的前因后果希望有更客观更好的了解。佛教在我心里,不是一种宗教情怀,而是一种可以实践的人生哲学和人生态度,至少其中的一部分是这样。对佛学前因后果的了解,既能够清晰地辨认出最重要的佛教义理,又能够摆脱几千年围绕佛教所产生的重重迷雾和教派之争,归复到一种面对宗教复杂性的平常心,并把其中对于提升生命高度和幸福最重要的东西,应用到自己的日常事务中来,让自己面对千头万绪的纠缠,有一点生命的启示,就像黑夜行路,总需要有点星光指引。熊逸的《佛学50讲》,剥去了佛教神秘的外衣,通过运用心理学等科学分析来解释一些现象,其实是让佛教回归本源,更好地起到教化修行之人回归理性的功能。所以,《佛学50讲》很对我的胃口,我是一下子就听完了。
¥0.00
西方史纲50讲

西方史纲50讲

在希波战争结束后,没到二十年,希腊内部发生了一场战争,就是伯罗奔尼撒战争,它发生在雅典和斯巴达这两大同盟之间。雅典人和斯巴达人原本都认同自由这个核心价值,在希波战争时期,希腊人还能同仇敌忾、紧密合作抗击波斯。那怎么没过多少年,就走到相互猜疑、相互敌对这一步了呢?“修昔底德陷阱”是误读希腊的内裂,主要就是希腊两大代表城邦雅典和斯巴达的分裂,古希腊在发展商业的同时,不可避免地带来了贸易的安全问题,最终导致各个城邦之间的军备竞赛不断升级,大战一触即发。最终,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了。关于这场战争,古希腊的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专门写了一本著作,名字就叫《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就是“修昔底德陷阱,说的就是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所以战争就变得不可避免。在伯罗奔尼撒战争里,现存大国就是斯巴达,新崛起的大国就是雅典。但修昔底德陷阱其实是个误读,这种说法根本就误解了修昔底德的原意。当然,修昔底德确实说过前半句,就是“雅典的权势不断增长,导致了斯巴达人的恐惧,这使战争无法避免”。但是,修昔底德本人并没有去做“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总结,这是美国人在21世纪总结的。但是,今天却有很多人在用“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概念,去作类推,号称“中美未来必有一战”,因为中国就是今天新崛起的大国,美国就是现存的老牌大国。所以,有的人说中国要积极备战,也有的人不想打仗,就开始从这个“修昔底德陷阱”里找各种解决办法。一时间,修昔底德似乎让所有人都成了国际关系的专家,对未来的中美关系作各种沙盘推演。但是,修昔底德陷阱其实是一个误读,虽然国际关系中确实存在着安全困境,但修昔底德的智慧,不是教你怎么备战和避战,里面的道理其实很深。如果要概括一下修昔底德的智慧,其实就是: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和斗争,并不仅仅是一个国家和另一个国家的斗争,实际上,国家内部不同集团之间的斗争,往往是和国家之间的斗争,也就是国际斗争夹杂在一起的。这个道理也可以反过来再说一遍,就是,国际斗争往往是和国家内部的斗争混在一起的,并不仅仅是国与国的斗争这么简单。雅典对斯巴达的挑战修昔底德为什么会这么理解伯罗奔尼撒战争呢?话说波斯大军压境不只是从陆地上来,还从海上来,斯巴达只擅长应付陆战,不擅长海战,是雅典人组织起了希腊的联合舰队打败了波斯,不过它得负担海军的高额成本。无论古代还是现代,养海军都是非常烧钱的事情。雅典自己独立养不了,于是就从其他城邦收贡金。城邦内部的分裂在柏拉图以前,几乎所有的希腊知识精英都喜欢雅典、讨厌斯巴达,理由很简单,雅典开放,斯巴达封闭。智者们可以在雅典公开地传授哲学,帮人们在公民大会上强词夺理,剧作家们的戏剧可以在雅典的剧场上演,商人们可以在雅典自由地做生意,能工巧匠就愿意去雅典做买卖。反观斯巴达,封闭,甚至说它专制的人都不在少数。斯巴达公民们就是战士,从小就不管经济营生,只按好士兵来训练,生活朴素,很平等,不能有奢侈的生活,不能有花花世界。有人说,斯巴达简直就是一座兵营。哲学家、剧作家、商人、手工业者,都去不了。问题来了,斯巴达人只会作战,不种田,那他们凭什么养活自己?答案是希洛人,也就是奴隶。斯巴达吞并了周边的两个城邦之后,就把这两个城邦的公民全部变成奴隶,让奴隶来进行生产。那么,斯巴达就形成了一个阶级森严的政治和阶级模式。我们再回到古希腊的内裂,用安全困境我们大致可以推断,以雅典和斯巴达为首的城邦对峙和战争导致了希腊世界的内裂,但这只是浅层次的。必须把所谓的外交和内政打通了看。这时候你会发现,内裂比你想象的程度更深,后果更恐怖。一个城邦不是铁板一块,是人组成的,更确切地说,是不同的集团组成的。城邦间的斗争往往和城邦内的斗争是高度一体的!那么,城邦内的斗争是什么呢?你想想,雅典模式有利于工商业,那么农民会支持吗,地主寡头们会支持吗?反过来,斯巴达模式有利于农业,爱好开放和民主的人们不讨厌它吗,奴隶不讨厌它吗?历史其实很精彩,果不其然,寡头党在雅典一方面通过巧言善辩,赢取了公民大会的支持,另一方面他们又和斯巴达暗通款曲,搞颠覆活动。结局是,雅典人躲到卫城里,和斯巴达硬耗,他们染上瘟疫,失去了抵抗力。而且,伟大的领袖伯利克里也在其中。他一死,雅典就失去了主心骨,雅典的内裂已不可避免。斯巴达也好不到哪里去,尽管它是在同盟城邦科林斯的百般引诱之下,才和雅典开战的,但希洛人始终是斯巴达的隐患。雅典人也曾经成功地策反希洛人,搞得斯巴达人主动求和。处于上风的雅典当然没有答应。但无论如何,寡头党在雅典做的事情,民主党在斯巴达同样做,城邦内不同集团的内裂是普遍的,斯巴达也不能幸免。 “自由”引起的人心分裂内裂到此还没有停止,从外交到内政,最后内裂直指人心,这才是最可怕的。让我们回想一下古希腊定位自我的核心价值——自由。那么,到底是谁的自由,什么样的自由。对于希腊人来说,ruleandberuled,轮番为治,公民参与政治是自由。而在斯巴达,士兵寡头们有自由,他们按照传统和习俗,去压制希洛人,这种政治结构对于斯巴达士兵寡头来说,就是服从法律的统治啊。但斯巴达的民主党人却认为他们在斯巴达没有自由,因此斯巴达就不是他们的城邦。反过来,在雅典也有这样的思想分歧,在雅典民主就是自由,公民参与公民大会和陪审法庭是自由,辩论、强词夺理、操纵群众是自由。但雅典的寡头党人却认为这种民主是暴民统治,他们当然要推翻民主的统治。许多城邦甚至发生了寡头党和民主党来来回回的屠杀。在这种对自由的分歧当中,不要说斯巴达人和雅典人的分裂,就是在一个雅典人自己心里,不也很分裂吗?在一个人内心分裂和外部纷扰一起袭来的状况下,他行为失当、目光短浅、顾此失彼,不是很正常吗?古希腊就是在这样一种一层层内裂的逻辑中最终瓦解了自己,所以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胜负已经变得没有意义了,它表面上是耗尽了金钱和人命,但最可怕的是它耗尽了人心。当马其顿的军团打来的时候,希腊已经没有了抵抗波斯时的那种自信、决心和团结,被征服自然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再回头看看“修昔底德陷阱”,当你想到大国崛起会引发大国冲突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冲突在一个国家内部也在发生,在人心里面也在发生。大国能扛得住内裂吗?所以,不要再去简单地推演,到底是不是终有一战,而是要把外交、内政、人心连在一起通盘地考虑问题。这会使你更容易汲取修昔底德的智慧,也更切合政治的实际。
¥299.00